<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samp id="gem6i"></samp>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acronym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menu id="gem6i"></menu>
<samp id="gem6i"><wbr id="gem6i"></wbr></samp>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精英小說網 > 大唐咸魚 > 第四十九章 叫人!喝酒!
    “難得碰到這么有趣的小子,就是可惜這眼神是真不咋地,咋就看上了尉遲黑炭家里那‘凈街虎’了呢?

    竟然會喜歡這種又胖又丑的黑妞,嘖嘖……”程咬金津津有味的又看了一遍,這才笑嘻嘻的說道。

    “你可留點口德吧,好意思連人家后輩都編排上……”秦瓊有些無奈的瞪了程咬金一眼后說道。

    對著慎獨評頭論足也就罷了,這么編排人家尉遲家的小娘子就有點丟份了啊。

    “別以為我不知道,尉遲黑炭一家肯定也沒少編排我。

    再者說了,那凈街虎還用我編排了,長安街面上不都這么說嘛。

    或許慎獨那小子就喜歡這種好生養的也說不定。”程咬金完全不以為杵,嘿嘿笑著回了一句。

    “要我說以后還是給他介紹個又白又胖的吧,好歹還有可取之處,也省的回頭有了孩子,一個個都跟那家子一樣變成黑炭頭。

    而且到時候我可不想比那又臭又硬的老黑炭低上一頭。”

    程咬金考慮的倒是夠長遠的,不過話里這意思倒是沒把慎獨當外人,都開始操心他的人生大事了。

    他們和尉遲恭不對付這事,已經可以追溯到很多年前了,當年他們一幫子武將都已經成了秦王府的主力,和那尉遲恭對戰過不說,又因為他剛投降過來就身居高位,雙方鬧得很不愉快,這梁子也不是一天半天的了。

    偏偏那尉遲恭也是個傲氣的,壓根沒有服軟的意思,反倒經常和他們別苗頭。

    要不是同屬李世民麾下猛將,怕沒得讓太子一系看了笑話,搞不好他們私底下自個都打起來了。

    如果慎獨和尉遲寶玥的事真的成了,他們作為男方的親屬,起碼在婚禮前后,少不得要比尉遲恭這個當老丈人的稍低上一頭。

    程咬金能想到這些,自然也就代表了心里已經接受了慎獨,把他當自家子侄輩一樣看待了。

    這和慎志興老爺子,還有和慎獨的老子他們的情分,當然也有很大關系,慎獨和秦懷玉的關系,自然也不會被忘掉。

    雖然慎獨買店鋪的錢還有點來路不明,不過他們也不打算深究了,反正不會是李建成那邊資助的,知道這點也就夠了。

    秦瓊和程咬金這邊就算是把如何與慎獨相處的基調給定了下來,慎獨那邊還不知道自個已經入了這倆大佬的眼,還正給慎建廰一家子解惑呢。

    程咬金那邊暫緩了其他幾套班子同時開始盤炕的想法,只說先來一套班子,把他家的火炕給盤好再說。

    慎建廰覺得這大概是對他們的實力還不太相信,又覺得這是個難得的敲門磚,就想把包括他們一家子在內的手下的最強班底全都派過去,一定要一次性的拿下程家的單子。

    務必做到讓他們滿意,甚至哪怕免費給他們盤炕呢,也一定要做好這一單。

    就當是做個樣板給其他勛貴們看看,以后也算是有的宣傳了,咱可是給大將軍家里盤過炕的,大將軍都說好,那手藝還能信不過嘛。

    不過對此慎獨卻有著不一樣的看法,他也覺得可能是程咬金怕之前的大包大攬再砸了自個的招牌,慎建廰他們這一趟必須做好這是一定的,但價錢可不能便宜了。

    “建廰啊,這就是你不了解勛貴的需求了,勛貴都是什么人啊?不論用什么東西,那都是不求最好,但求最貴!

    你給其他人盤炕收幾匹絹帛,跟我就收一匹,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必須給我找最好的人工,用最好的材料,也要有最好的價錢。

    火炕這么大這么顯眼的物件,竟然連一百匹絹帛都不值,說出去我都嫌丟人你知道不?”慎獨忍不住有點戲精上身了。

    “啊?還有這么缺心眼的人?”慎建廰一家子都表示我伙呆啊。

    “對,世間就是有那么多缺心眼的人,所以到時候價格不僅不能優惠,還要朝死里狠要,這才顯得咱們重視這一單。”慎獨很肯定的點頭說道。

    仿佛被打開了新世界大門的慎建廰一家,子一臉懵逼的走人了。

    慎獨可不知道他還是看錯了程咬金,因為他只是以常理來猜測的,可程咬金就不是個按常理出牌的人。

    慎建廰一家確實是拿出了十二分的誠意去程咬金家里盤炕,上手的都是好把式,用的料子也都是市面上頂尖的貨色,最后完工的大炕,也絕對讓人挑不出刺來。

    還送了一張慎家村木匠親手打制的炕桌,只是要價的時候還是沒敢太狠,實在是心還不夠黑啊,要的價已經覺得挺過分的了。

    “慎獨這小子手挺黑的啊,我原本就是打算跟老兄弟們吹一吹說我用了這么多錢帛,沒想到他們竟然真的要這個價。”

    程咬金拍了拍炕沿,又摸了摸那漂亮的如同藝術品的炕桌,有些肉疼的說道。

    “你可得了吧,就這桌子放到東市那邊,都敢要你整個炕兩倍的價錢你信不信?

    人家還是白送的,你就別再得了便宜還賣乖了。”秦瓊可不慣著他這厚臉皮。

    “嘿嘿,沒說的,喊兄弟們,喝酒!”程咬金沒臉沒皮慣了,就秦瓊這話他壓根不會在意的。

    有好東西不使勁嘚瑟,不好好顯擺一番,那不就白瞎了,錦衣夜行的事他可是不會干的。

    至于叫人來喝大酒什么的,大家都習慣了,沒有戰陣的日子里,不喝酒干啥啊、

    下雨天打孩子,閑著也是閑著,還不如多聯絡聯絡感情呢。

    于是乎程家的家丁四處出擊,把秦王麾下的大將差不多都喊齊了,當然沒叫尉遲恭他們幾個不太對付的。

    被叫到的這幫將領。也都習慣了程咬金的做派,交代家里人一聲,兩三天見不著人也別著急忙慌的,都知道程咬金這貨一貫主張喝酒能解酒,只要去到就不是醉上一次就完事的。

    只不過有的將領歡天喜地的,有的卻哭喪著臉,一副隨時準備慷慨就義的架勢。
江苏老快3开奖号码查询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samp id="gem6i"></samp>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acronym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menu id="gem6i"></menu>
<samp id="gem6i"><wbr id="gem6i"></wbr></samp>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samp id="gem6i"></samp>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acronym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menu id="gem6i"></menu>
<samp id="gem6i"><wbr id="gem6i"></wbr></samp>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快三导师靠什么赚钱 3d玩法稳赚不赔之法 北京快三开奖结果查 时时彩最稳赚钱方法 时时彩平台下载 时时彩本金稳赚 电子投注单 顺发三肖六码是真的吗 五分彩定位胆有技巧吗 一分幸运飞艇计划 比较稳的彩票app 重庆时时彩在线精准计划 双面盘大小打法 打鱼机规律技巧 极速赛车5码怎么稳 pc蛋蛋幸运28稳赚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