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samp id="gem6i"></samp>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acronym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menu id="gem6i"></menu>
<samp id="gem6i"><wbr id="gem6i"></wbr></samp>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精英小說網 > 大唐咸魚 > 第五十七章 廣發英雄帖
    雖然幫忙擺平店面這邊的麻煩對程咬金來說也就是一句話的事,但這個情慎獨必須要領啊。

    可他琢磨了半天,也沒想到自個有什么好東西能讓人看上眼的,直到他想起了曾經讓程咬金夸贊了很久的炒菜。

    現場制作是不現實了,因為慎獨沒帶他那寶貝炒鍋,可對他來說很是常見的各色蔬菜,對這時節的唐人來說那絕對是稀罕物啊,就算是皇帝那也絕對不是頓頓能吃得上新鮮貨色的,翻來倒去也就有限的那么幾樣而已。

    主意已定,慎獨找了個空就弄出了些空間里的鮮菜放到丑牛身上的筐子里,還特意找點東西給蓋了起來,太扎眼了,慎獨可不想再被人惦記上。

    順便當然也要來一盆空間出品的全豬凍,葷素都齊了。

    來到程家門前,負責守門的是個瘸了一條腿卻依然滿身殺氣的老人家,慎獨雖然沒上過戰場,但畢竟武藝也算是不錯了,對這樣的氣質還是有點了解的,估摸著多半是跟隨程咬金從戰場上下來的老卒,而且怕是自個還打不過人家。

    這老卒看向慎獨時眼神不是淡然,而應該是漠然,跟看個死物沒啥兩樣,倒是看到虎頭虎腦的來福和旺財時,眼里才有了屬于人類的喜悅和親近,不過看向丑牛時則是一臉的嫌棄,擺明了是覺得這貨丑爆了。

    “還真是第一次見到能比程五還丑的。”這老卒對著丑牛輕聲嘀咕了一句。

    “程四,你說誰丑呢?”又一位獨眼的老卒從門后冒了出來,顯然這就是之前那位老卒程四嘴里丑爆了的程五。

    不得不說確實挺丑的,本來這人長得就挺丑的,一張驢臉,配著個血盆大口,偏偏眼睛又小,反正各種不合比例,如今上面還有好多亂七八糟的傷疤,左眼又變成了一個黑洞洞的大窟窿,就那么明晃晃的露在外面,看著三分不象人,七分倒象鬼,還是個惡鬼。

    “喲,這石花眼身板挺不錯啊,還長得挺喜相。”程五看向丑牛時,不僅沒有嫌棄,反而有種由衷的喜愛,這大概就是惺惺相惜了吧。

    雖然這場面有些恐怖,還有點搞笑的感覺,不過慎獨可沒有輕視人家的意思,因為這位必定也是百戰老卒無疑,單論武力怕還是自己目前惹不起的主。

    沒讓慎獨多等,很快就把他喊了進去,看到慎獨送來的只是些吃食,領他進來的管事還有點詫異,倒也沒有鄙視的意思,不過見到里面竟然是這時節市面上壓根見不到的鮮菜時,看向慎獨的眼神就多了些驚奇了。

    這樣的客人,比較少見啊。

    “哈哈,你小子果然很懂我的心思,送來的東西都是我喜歡的,看來今天要有口福了。”程咬金見到慎獨就大笑起來,顯然慎獨送來的禮物確實很合他的心意。

    “聽說小子的店鋪多得程將軍照顧,所以專程上門來致謝。不過小子沒什么能拿得出手的東西,知道貴府上也不缺什么,就送了點吃食算是一份心意,程將軍喜歡就好。”

    慎獨趕緊致謝,雖然人家是不見外的意思,可慎獨還是覺得彼此沒熟到那個份上,該有的禮貌自然是不能缺的。

    “得了,別喊什么程將軍了,都說過了,我和老統領還有令尊都是過命的交情,千萬別跟我客氣。不過要是跟著老統領那論,我就吃虧了,還是按照和你阿爺的兄弟情分,你喊我一聲叔父吧。

    你那小店里的東西我挺喜歡的,打招呼也就是順手的事,不用在意。不過你送來的好吃的,我可不會跟你客氣的。”程咬金擺了擺手示意慎獨別搞得那么正式。

    “那小子也就不客氣。聽說叔父找小子有事,不知道有啥吩咐?”慎獨當然也想放松些,但肯定不能像程咬金這樣放肆。

    “本來喊你來就沒把你當外人,就是要介紹些叔伯給你認識的,都是和老統領或是你阿爺有很深的情分的。

    當然了,如果你小子能給大家做一桌上次我們吃到的飯菜就更好了。”程咬金確實沒有命令慎獨去給他們做菜,反而難得的有商有量的,算是比較照顧慎獨的感受了。

    不過也說明兩邊確實不夠熟悉,要不然他才不會啰嗦這些呢,向來是逮著人家的孩子當自個兒子使喚的。

    “小子做菜給叔伯們吃也是應該的,自然沒有不樂意。只是這次怕是做不成兩位叔父上次吃到的那些菜色了。我沒帶鍋來啊。”慎獨有些無奈的說道。

    一頓飯能和許多猛將拉上關系,慎獨哪有不應承的道理,而且這是真的把自個當親近的后輩的意思,慎獨也不能不識好歹啊。

    只是炒菜這東西呢,大火快炒比較美味,現在沒有炒鍋在手,怕是找不到合用的家什啊,連個長得像的鍋怕都沒有,總不能用鼎或者是釜這樣的大家伙來炒菜吧。

    “誒,對了,叔父這里應該有大盆子吧,銅盆最好,鐵盆也成,盡量找幾個底薄一些的,小子想到了一種新吃食,這個天吃是最合適不過了。”

    慎獨靈機一動,看來是時候拿出自己在藥店里無意中現的那個殺手锏了,希望能夠鎮住這幫見多識廣的老饕。

    “呃,用盆子也能做出好吃的菜來嗎?”

    程咬金顯然有點懷疑啊,這玩意確實出了他的認知了,用盆端上桌的菜他見過,直接用盆來做的他可聽都沒聽說過。

    他可是跟那幫老兄弟都吹過的,說是慎獨做的菜多么的好吃,這要是搞砸了,丟的可就不只是慎獨的人,他老程的臉面也沒地擱啊。

    “叔父放寬心,別的不敢說,這嘴上的抓撓我還是比較有把握的,到時候不敢說多好吃,但也一定不會給叔父丟臉就是。”

    慎獨估摸著這位怕是沒少拿自個那些炒菜顯擺,也就明白了程咬金的顧慮,趕緊開口保證了一下。

    “那行吧,你還需要準備點別的不?”程咬金還是覺得心里不踏實啊,不過慎獨都說這樣的話了,他肯定得表示支持。自己裝的逼,跪著也得吃完啊。

    “我還有些材料都放在店里呢,等我回店里準備一下。

    正好趁這功夫,叔父也能廣英雄帖,把其他的叔伯都叫過來。”慎獨笑瞇瞇的說道。
江苏老快3开奖号码查询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samp id="gem6i"></samp>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acronym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menu id="gem6i"></menu>
<samp id="gem6i"><wbr id="gem6i"></wbr></samp>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samp id="gem6i"></samp>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acronym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menu id="gem6i"></menu>
<samp id="gem6i"><wbr id="gem6i"></wbr></samp>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重庆时时app下载 1260挂机方案 福利彩票任三技巧 幸运飞艇计划怎么下载 北京pk10人工计划 时时彩最稳打法 手机版时时彩稳定计划 免费软件时时彩破解 怎么砍龙才稳 pk10五码一把中的方法 重庆时时计划预测 325棋牌游戏下载 天猫彩票app下载安装 pk拾大小单双的玩法 有什么计划软件稳定点 足球全场单双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