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samp id="gem6i"></samp>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acronym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menu id="gem6i"></menu>
<samp id="gem6i"><wbr id="gem6i"></wbr></samp>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精英小說網 > 大唐咸魚 > 第六十六章 死鴨子嘴硬
    “你不是一直好奇慎獨的武藝到底是個什么水平嘛,其實我也有點好奇了,不如咱們一起去看看,到底慎獨這小子有沒有老統領說的那么努力。”

    程咬金其實已經有點擔心自家的崽子了,只是免不了還有點嘴硬,這是給自個找臺階呢。

    “那就一起去看看吧。”秦瓊也不為己甚,順勢應承了下來,他確實也好奇。

    秦瓊他們到練武場時,慎獨他們還沒開打呢,正忙著講價。

    “刀槍無眼,咱們簡單的比試下拳腳算了。”

    最壯的那位小程咬金倒是還挺有分寸的,他只是想打慎獨一頓,可沒打算失手害了慎獨的性命。

    當然也可能是覺得親自上手,拳拳到肉的打起來更爽快些。

    “咱們還是先試試兵器吧,早就聽聞程家馬槊的威名,難得有機會領教,我不想留下遺憾。

    咱們用不帶尖刃的木質兵器切磋下就是了,下手應該都有分寸。”慎獨想了想,還是決定先來兵器對決吧。

    對方選擇拳腳可能是對自己的兵器有信心,不想欺負他,慎獨不選拳腳又何嘗不是一種善意呢。

    單是拳腳他如今可是能壓著人猿哥倆打的,就算單純比拼力氣,都要比呆毛這個異種白猿來的大上不少,這當然都虧了空間的不斷改造和強化他的身體。

    不要覺得和白猿比就丟分,別看人家瘦,可全身是肌肉啊,呆毛的力量比之普通的壯漢可大多了,慎家村上下能比得上呆毛的都沒幾個人好吧。

    放到拳腳里面,慎獨這優勢就太大了,家傳的拳法殺傷力又太強,慎獨可不想一個不注意,把程家這哥仨打出個好歹來。

    反倒是用木質兵器的話,優勢可能并沒有那么大,打起來也更痛快些。

    “再者說了,我這本來就是步戰的本領,不像馬槊得有戰馬才好施展,我已經占了便宜了。”

    慎獨倒也坦蕩,直接把這話都說出來了,程處默也就不好再拒絕了。

    “慎獨這小子夠坦誠的啊。”程咬金在旁邊和秦瓊咬著耳朵。

    “那說明這小子有必勝的信心,這是先給處默個臺階下。”秦瓊笑著說道。

    “他家的殺人劍步戰確實有優勢,不過我家的馬槊也不差,況且還有拳腳呢。

    以那仨小混球的性子,這第一場要是拿不下,肯定還要從別的方面找補回來的。”程咬金依然樂呵呵的說道。

    秦瓊不由得有些無奈的看了這老兄弟一眼,你就說他們都隨你,死鴨子嘴硬,還沒臉沒皮就得了,說的這么委婉我就不知道了?

    “你沒聽明白嗎,慎獨不比拳腳,其實是因為他對拳腳更有把握,覺得比試拳腳太欺負人了。

    你忘了老統領說過,他家那頭通靈白猿都被他按著打呢,真個空手上去,你有把握對付那只白猿嗎?”

    秦瓊斜睨了程咬金一眼,又是一盆涼水潑了過去。

    “慎獨是個心善的,只是想打服了處默他們,可沒想打垮他們,看來還是有心想和他們結交的。”秦瓊又自顧自笑瞇瞇的說道。

    “咳,凡事還是手上見真章吧,慎獨畢竟和人比試的經驗還是少了一些,還不知道真個應對是個什么情況呢。”

    程咬金這就親自示范了一下什么叫死鴨子嘴硬,哪怕心里已經有點不太看好自家的崽子了,可嘴上肯定不能承認的。

    那邊自然有程家的家將去拿來了木質兵器,程處默手中的馬槊除了沒有尖以外,其實和真正的兵器都是一樣的。

    而慎獨手里的木劍分量同樣不輕,顯然也是好木料做成的。

    雙方各在練武場的一角站定,調整下狀態,也沒用什么裁判去喊開始,不約而同的就前沖了一步,各自展開了攻勢。

    程處默吐氣開聲,手中的馬槊順著腳下沖起的勢頭,猶如毒蛇吐信一般,奔著慎獨的胸腹就去了。

    沉重的馬槊在他手里,硬是有了幾分輕靈的感覺,很是讓人捉摸不定。

    電光火石之間,慎獨手中木劍看似輕松的格擋了一下,同時腳下大跨一步,劍尖順勢上挑,在程處默的脖子邊輕輕劃了一下。

    兩人錯身而過,就那么各自站定了。

    “慎獨的武藝果然很不錯,老統領那番話不是過譽,反倒是謙虛了。”

    秦瓊看到慎獨的表現后,眼神就是一亮,而程咬金雖然沒有直接開口夸贊,可看向慎獨的眼神也滿是贊賞。

    “我輸了。”程處默仔細回憶了一下剛才交手的情況,然后稍有些郁悶的承認了失敗,不過難得的倒是沒有什么喪氣的感覺,依然斗志滿滿。

    對方承認的這么坦然,倒是讓慎獨對他的觀感好了不少。

    兵器對決,尤其是戰陣之上,往往就是在交手的一瞬間就分出生死了,壓根就不存在像后世電影中那樣互砍上幾十刀,戳上幾十槍才結束戰斗的情況。

    而且真實的戰斗往往看著也都不精彩,但絕對夠刺激的,往往生死都系于一線之間,容不得半點的失誤。

    剛才的切磋如果是生在戰場上,程處默這會怕是半拉脖子都被切開,死的不能再死了。

    他也明白這個道理,所以才這么痛快的認輸。

    “處默這孩子還是很有擔當的。”秦瓊和程咬金在一旁都看的頻頻點頭,對于慎獨的表現他們自然更滿意了。

    不過程處默的表現也算是可圈可點,起碼沒墮了他程家的名頭,也展現了遠這個年紀該有的胸懷。

    “如果你有戰馬的配合,我勝的就不會這么輕松了,怎么也要付出些傷殘的代價。”

    慎獨反倒開解起了程處默,不過他可沒說那樣他就勝不了,只是說想要一招制敵,大概要用以傷換命的法子。

    “確實是我技不如人,不用給我找借口。”程處默擺了擺手說道。

    雖然被慎獨擊敗,但他不僅沒有對慎獨惱羞成怒,反而有點欣賞這位了,不愧是“別人家的孩子”,起碼他確實配得上自家老子的贊譽。

    “如果是你對上慎獨,可有把握?”秦瓊忍不住問旁邊的程咬金。
江苏老快3开奖号码查询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samp id="gem6i"></samp>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acronym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menu id="gem6i"></menu>
<samp id="gem6i"><wbr id="gem6i"></wbr></samp>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samp id="gem6i"></samp>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acronym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menu id="gem6i"></menu>
<samp id="gem6i"><wbr id="gem6i"></wbr></samp>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长期买4肖的方法 篮球比分网即时比分 有人带玩彩票稳赢吗 重庆时时彩彩软件下载 手机足球即时比分预测 二八杠提现棋牌游戏 复式胆拖大乐透投注表 3d猜大小举例 北京pk计划软件下载 北京pk拾是正规彩票么 包六肖怎么算 网赌回血导师的套路 时时彩怎么玩龙虎怎么算 摇号必中 11选5任选8必中组合 玩彩票有没有稳赚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