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samp id="gem6i"></samp>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acronym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menu id="gem6i"></menu>
<samp id="gem6i"><wbr id="gem6i"></wbr></samp>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精英小說網 > 大唐咸魚 > 第七十五章 趕場
    將領們又轉而聊起了酒樓那邊的籌備情況,本來這事對他們來說并不是太值得重視的一處產業,可誰讓他們要轉移話題呢,這不就聊到這了。

    而且這也算是慎獨難得能參與進來的一項投資,他們既然相對帶著慎獨玩,也就避不開這處酒樓。

    本來那處商鋪就是作為酒樓在使用的,接手過來以后都不用做什么變動,只要粉刷一新就差不多了,確實籌備的挺快的,只要等到配料,人手這些軟件部分調配到位就成了。

    “酒樓應該用不了多久就能開張了,慎獨你那邊要不要派個人過來看看?”程咬金又轉頭問起了慎獨。

    “呃,肯定不用啊,各位叔伯安排的人我有啥信不過的,我還是就弄好自個那部分就得。”慎獨趕緊擺手說道。

    實際上他琢磨了一下,他手底下壓根就沒人手可以派啊。

    慎家村上下倒是都可以信任,可別人家派的大都是家人,說到底都有下人性質,讓村民們過去也不合適啊,身份不對等,怕是會讓村民覺得在侮辱他們了。

    可除了村民們,慎獨又實在沒人可以派了,大寶他們正好勉強把燒雞肴肉店那一攤子撐起來,也不可能去到酒樓那邊,所以慎獨干脆就只能表示信任,還不如賺個好呢。

    再者慎獨也很明白自己的位置,這時候還是不要亂伸手比較好,正是彼此之間進一步確立信任的關鍵時刻。

    看到各位將領都滿意的暗暗點頭,慎獨就知道自己這一步是走對了的。

    不過增添人手這事,尤其是要找到多一些能夠真正信賴的人手,也是勢在必行的了,慎獨暗暗的記下這一點。

    接著慎獨又和他們商討了一下怎么供應湯底還有鮮菜的問題。

    這點是慎獨自個思慮不周了,原本他是打算自個來開這么個酒樓的,自個當老板自然就能隨意的往外倒騰空間出產的新鮮蔬菜,起碼在酒樓這邊不虞被人看出端倪來,頂多也就是覺得貨源太過神秘了些。

    可這不是寸趕寸的讓慎獨趕上了嗎,直接和這么多將領一起合伙搞了個大的。

    而鮮菜又算是酒樓這邊的核心競爭力之一,恰巧還是他慎獨來負責提供,對來源的問題總要有個遮掩。

    怎么種出來的將領們可以不問,可怎么運到酒樓里去總要交接明白吧,慎獨總不可能當著別人的面來個大變活菜啊。

    難不成告訴別人其實我是個魔術師,精通古彩戲法的那種,不知道你信還是不信啊?這特么擺明了讓人抓去切片的節奏啊。

    這種情況下自然需要一個類似中轉站的東西,慎獨這邊負責固定的時間把鮮菜和鍋底都送到固定的地方,然后酒樓那邊過去接貨就得了。

    數量相對固定的話結算起來也更容易些,關鍵是慎獨暴露空間的秘密的可能也降低了許多。

    商議好了這些細節問題,自然有人安排去加緊打制新式鍋子,其他的事情也都有人料理,慎獨只要等著酒樓開張就成了。

    “你小子弄出的這些個炒菜味道確實不錯,難怪咬金一直念念不忘的。”

    公孫武達定了定神,覺得沒那么暈了,這又轉而開始夸獎起了慎獨弄得那些炒菜。

    看得出一眾將領確實是自內心的喜愛這些炒菜,慎獨剛上桌那會,上的比較早的那幾個菜就只剩菜底子了,后邊幾個菜都被干掉了一半。

    喝酒到現在,這些炒菜更是連菜湯都快被蘸干凈了,菜品可是一點都沒剩下。

    “我就說這小子很擅長這嘴上的抓撓嘛。”程咬金頗為自得的說道。

    “趕緊把我家廚子教會了,以后我在家也能有的吃,吃過你這炒菜以后,再吃別的都怕要難以下咽咯。”牛進達摸了摸自己那被撐的圓滾滾的肚皮說道。

    “這下咱們這酒樓天冷了有火鍋,天熱了有炒菜,一定能夠大殺四方,把張家食肆,醉仙樓什么的全都給比下去。

    也讓那幾個文官看看,咱們也是能弄出好東西來的。”

    李君羨也是有點意氣風的說道,顯然對這兩樣東西都充滿了信心。

    其他將領也紛紛出言夸贊著,連李績都笑瞇瞇的鼓勵了慎獨兩句,可見大家對這炒菜都是十分看好的。

    把已經被灌的蒙圈了,雖然嘴上沒說,其實心里已經認輸了的各位將領都給送走了,慎獨哪還有醉酒的樣子啊,神清氣爽的跑去找程處默他們一幫子同齡人了。

    喝服一幫老酒缸的感覺還是很爽的,酒樓的事情又徹底落停了,心情自然是比較好的。

    不過去到程處默的小院那邊,慎獨還是又開喝了第二場。

    這邊是沒有火鍋的,只有慎獨弄出來的那些炒菜,這些二代們開喝的本就比主場那邊晚不少,又不像他們老子那樣矢志報仇,喝的輕松些,氛圍又不差,這會才剛進行到好處呢,這不又讓慎獨給趕上了。

    而且他們的主要精力都用在品嘗那些炒菜上了,估摸著程處默他們哥幾個也沒少為慎獨張目,誰讓他們的性子也都像極了他們的老子程咬金,有這樣的好東西,指定會迫不及待的顯擺出來,還會搞得像是他們自己做出來的一樣與有榮焉。

    其他人確實都對這些炒菜贊不絕口,同時也免不了對他們口中那堪稱神奇的慎獨更多了些好奇和期待,都想和慎獨在酒桌上切磋一番。

    這次列席的當然就不止是程處默和裴行儉他們幾個了,牛進達他們家的后輩幾乎也都過來了,秦懷玉也早就來到了這邊,慎獨來到以后,自然又是另一番熱鬧。

    程處默和他老子一樣,也是個外粗內細的主,知道慎獨在主場那邊肯定已經喝了不少酒了,本來想給他換蜂蜜酸棗茶的。

    不過牛進達的兒子牛見虎早就從他老子那里聽說了慎獨的酒量很恐怖,這時候就有點不信邪的想要見識一下,其他二代多少也都有這個意思,慎獨又想通過酒桌加深下和他們的關系,也就來者不拒了,干脆換了酒又和他們拼了起來。

    不都說酒品如人品嘛,也有說酒后吐真言的,大家正好通過酒桌也相互認識下,也都能更坦誠些,彼此有個更好的了解。
江苏老快3开奖号码查询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samp id="gem6i"></samp>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acronym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menu id="gem6i"></menu>
<samp id="gem6i"><wbr id="gem6i"></wbr></samp>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samp id="gem6i"></samp>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acronym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menu id="gem6i"></menu>
<samp id="gem6i"><wbr id="gem6i"></wbr></samp>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时时彩双面盘什么意思 浙江大乐透风采网 一木棋牌下载 和包支付是什么意思 千炮捕鱼 360老时时彩开奖 广东快乐十分龙虎玩法 大赢家足球即时比分蠃 快乐11挂机模式 网上买彩票每天赢一千 欢乐斗地主 北京快三开奖结果快 pt老虎机平台送体验金 pk10赛车龙虎玩法说明 彩票两面盘大小怎么看 彩票十一选五技巧揭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