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samp id="gem6i"></samp>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acronym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menu id="gem6i"></menu>
<samp id="gem6i"><wbr id="gem6i"></wbr></samp>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精英小說網 > 大唐咸魚 > 第八十二章 占點便宜
    番商們販賣的男奴隸最多見的,自然就是在大唐頗受權貴階層喜愛的昆侖奴了,這些昆侖奴大都個頭不是很高,皮膚黝黑,還有著卷曲的頭。

    不過他們并不是后世人們通常會想到的非洲黑人,而是東南亞海島邊的矮種黑人,這點后世好像也有考證過。

    雖然他們個頭不高,但大都長得敦厚壯實,性情也比較溫順,而且水性很好。

    更重要的是,如今他們儼然已經是長安權貴們的一種身份象征了,所以賣的肯定也會更好些,奴隸商人們也就樂得多搞些這種貨色。

    慎獨在長安街頭都時不時就能見到他們,哪怕人市這里多一些,也絕對不會讓他驚奇。

    讓他驚喜的是他在一位胡商那里,見到了昆侖奴中極為少見的一種,此時被稱作僧祇奴的。

    這些僧祇奴比普通的昆侖奴都要高大許多,因為他們才是非洲黑人。

    因為運送的路途更為遙遠,相應的也會更加難得,當然用起來也就更有面子,所以一般都是那些達官顯貴才能用得起,屬于可遇而不可求的極品貨了。

    而如今慎獨面前就有兩個,聽那胡商的意思,慎獨能遇到絕對是他的好運,同船的僧祇奴早在嶺南和揚州那邊就都賣了個差不多,只有最后幾個被運到長安這邊來,也大都被貴人們買走了。

    “貴人你看看這哥倆多高大,多強壯,而且他們都才十幾歲,肯定還會長的。

    他們兄弟非常的老實聽話,眼神也特別好,貴人你帶他們出去一定不會給你丟臉的。”

    這胡商用一口音稍有些蹩腳,但卻流利異常的大唐官話,在賣力的推銷這哥倆。

    這哥倆長得一般無二,應該是雙胞胎兄弟,而不是慎獨臉盲的原因,身高差不多在一米九五的樣子,看著不像一般的昆侖奴那般強壯,但也算得上精壯。

    畢竟從非洲那里漂洋過海,不遠萬里被帶到這里來,身體差的那些早就死在路上了,哪能到現在還活蹦亂跳的。

    以黑人一貫的強悍身體素質,只要營養跟得上,再加上足夠的鍛煉,想讓這哥倆身材變敦實應當不難。

    更重要的是,這哥倆都這么高了,竟然才十幾歲?這以后確實還有很大的展空間啊。

    就像慎獨自個有了空間以后,不也在不斷的長個頭嗎,肌肉也是越來越多。

    假如不是這胡商虛報年齡的話,這哥倆還真的有不小的潛力可以挖掘,正是自己想要的那種啊。

    對于他們的性格,慎獨也比較看好,那些個刺頭不是因為反抗被殺了,就是在路上被整治完蛋了,能活到長安城的,肯定是性子已經被磨平了的,換言之,都是調教好了的。

    而且這些胡商雖然泯滅人性,但手下的奴隸還是有保證的,要不然這份買賣壓根就做不長久,真個有奴隸出問題的,怕是這胡商早就被哪位權貴給收拾了。

    至于胡商口中所謂的眼神好,也不知是字面意思,還是說他們有眼力見,不過就沖他們的身板,培養起來,武力值必然差不到哪去。

    慎獨已經相中了這哥倆,但是這價錢就實在讓慎獨有點肉疼了,要不為什么說這僧祇奴只有達官顯貴在用呢,一般人也買不起啊。

    這胡商篤定了自己的僧祇奴不愁賣,該是慎獨著急才對,錯過這村可就沒這店了,說不定明個再來就已經賣出去了呢,所以這搞價就不太成功。

    最后還是靠著拉個回頭客的由頭,才算是得了點優惠,也只是抹了個零頭而已,搞的慎獨心里還有點不爽呢。

    不過花錢的感覺還是比較舒心的,尤其是可以一次性花掉這么多錢的時候。

    只是這個感覺維持不了太久,就被后悔,心疼等等負面情緒又給占據了。

    剁手完成,慎獨這就準備撤了,畢竟暫時還不確定自個的計劃到底能不能成,還不好一次購買太多奴隸。

    不過這胡商夠摳門的,不從他這沾點便宜,慎獨總覺得念頭不太通達,就想著看看他這還有沒有別的值得買下的東西。

    這一看還真讓他現了不得了的東西,不過這次他可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太早的暴露自己想買的意圖。

    “喲,你這還鼓搗這些玩意呢?”慎獨朝著角落里的籠子指了指,看似隨意的問道。

    那鐵籠子被里面的動物弄得響個不停,想不注意到也難啊。

    “呃,之前有位貴人喜歡養各種奇珍異獸,就讓我多給收集一些撥拔力特有的動物,那位是我的老客戶了,這趟就給帶來了這么兩樣。”

    胡商雖然還是一臉笑意的答道,可慎獨總覺得他的神情中好像有點……尷尬。

    “哦?那這位買主怎么還沒來拿走啊?對方沒看上嘛?”

    慎獨挑了挑眉毛,似笑非笑的問道。

    那倆家伙看著可是夠埋汰的,顯然在這待的時間不短了,也沒人細心打理,要是那買主真個喜愛,也不至于扔這不管不問吧。

    “不是,那買主倒是很喜愛這倆家伙,不過他是買不成了,因為他自個這會還在隔壁待著呢,全家都在那……”胡商有些無奈的攤了攤手說道。

    隔壁不就是賣國內奴隸的地方嘛,這意思那買主是全家都被貶為奴隸了唄,看來多半又是站錯隊的倒霉蛋。

    “那就沒人想要接手嘛?”慎獨一副強忍笑意的樣子,故意在揭這胡商的傷疤,這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啊。

    “也不是沒人樂意接手,也有兩位貴人對它們很是喜愛,只是最后在價格方面沒能達成一致罷了。”胡商避重就輕的答道。

    實際上因為這倆貨,他都快成了同行們的笑柄了。

    以往他手頭總有難得一見的好貨色,是人人羨慕的對象,這有點小失誤,有貨物砸手里了,大家肯定都會免費幫他宣傳一番的,所以慎獨只要出去打聽一下,就能知道他說的這些事情。

    原買主的遭遇自不必說,壓根就瞞不住,可是之后偶爾有幾位感興趣的,得知了這事后,又都覺得這倆家伙不吉利,全都熄了心思。

    說要買的那兩位,壓根就是打著干掉這倆稀罕貨剝皮吃肉的心思,給的都是普通野味的價格,這自然就談不攏了。

    不過慎獨恰巧認識這兩種動物,這會心里可不像他表現出的這么平靜。

    再看一看的決定果然是對的,這不,占便宜的機會真的來了。
江苏老快3开奖号码查询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samp id="gem6i"></samp>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acronym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menu id="gem6i"></menu>
<samp id="gem6i"><wbr id="gem6i"></wbr></samp>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samp id="gem6i"></samp>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acronym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menu id="gem6i"></menu>
<samp id="gem6i"><wbr id="gem6i"></wbr></samp>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下载吉祥棋牌真人斗地主 新疆时时彩开奖结果 幸运pk10玩法技巧 全网最早无错36码原创 11选5稳赚任选2计划 时时彩赚钱秘籍 乐彩网排列三六码遗漏组六分析 安格斯 足球竞彩计算器 易位时时彩后二稳赚 北京pk是最稳全天计划 网络彩票有赚到钱的吗 龙虎相斗惊天地 玩前三组选如何选好2胆 湖北新11选5技巧 稳赚 重庆时时开彩龙虎和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