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samp id="gem6i"></samp>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acronym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menu id="gem6i"></menu>
<samp id="gem6i"><wbr id="gem6i"></wbr></samp>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精英小說網 > 大唐咸魚 > 第一一六章 未雨綢繆
    “要不咱們換個地方說話?”慎獨朝周圍掃了一眼,有些不確定的問道。

    “可有好酒好菜?”馬周也確實被勾起了興趣,不過卻沒有直接應下來。

    “小子請客,一準讓郎君滿意。”慎獨笑著說道。

    “那還等什么……對了,這兩道菜味道著實不錯,麻煩店家幫忙一并端過去。”

    馬周拎著自個的酒壇子,毫不猶豫的站了起來,準備轉移陣地,隨即又回身指了指自個桌上還沒動幾筷子的兩道贈品對店小二說道。

    慎獨就在一邊笑瞇瞇的看著,一點不耐煩的樣子也沒有。

    在店小二的帶領下,慎獨和馬周一起到了一個清幽的小包間里落了座。

    如此這般的吩咐了一通,店小二自然去安排好酒好菜了,馬周也暫停了喝酒,單純和慎獨聊了起來。

    “郎君是此間主人?”馬周看出店小二對慎獨那是相當的恭謹,不由得問道。

    “小子跟在幾位叔伯身后混碗飯吃。”慎獨也沒有否認。

    “既如此,你這酒菜某就吃得,也不用擔心郎君像某一樣無錢付賬了。哈哈哈……”

    敢情馬周是為這個才問的,也就是說要不是慎獨過來請客,他就打算吃霸王餐咯。

    “郎君……好雅致。”慎獨愣是給弄得不知道怎么接茬了。

    “你直說某不要臉就成。”馬周渾不在意的揮了揮手。

    “某就是想找個地方喝酒,又囊中羞澀,偏又聽說這獨一味的菜色確實獨一無二,干脆就厚著臉皮過來蹭些酒菜吃了。”馬周直接就把自己白吃白喝的打算都和盤托出了。

    “郎君倒是真性情。”慎獨有些哭笑不得的說道。

    能把不要臉說的這么光明正大的也是不容易啊,看來有大成就的人,腦回路和正常人都不太一樣吧。

    “能讓郎君如此隆重的對待,看來某這命格還不錯啊。”

    馬周仍然是那種略帶戲謔的笑意,不過話卻說到了點子上。

    “何止是不錯,只要得遇明主,郎君定能成就一代賢相,名傳千古。

    不鳴則已,一鳴驚人,不飛則已,一飛沖天。”慎獨很認真的說道。

    “不過郎君怕是要蹉跎幾年才有機會。”慎獨接著又說道。

    “那某這算是奇貨可居嗎?”馬周笑瞇瞇的說道,這自然就是指的慎獨請客的事情。

    “是啊,能夠遇到一位未來宰輔的機會確實十分難得,更何況還是未跡的。

    有這個機會結份善緣,小子又怎能輕易錯過呢。”慎獨也是直接就承認了自己的想法。

    在馬周這樣的人面前掩飾毫無意義,反而讓對方看輕了你,還不如坦誠一點。

    對方又是個驕傲的人,即便嘴上不說,以后應該也有厚報才是。

    至不濟能認識這么一位傳奇人物,慎獨自個這心里頭也舒坦啊,就算只是竊喜,也能讓心情舒暢不是。

    “某雖然一直頗為自負,但說某能成為宰輔的,郎君卻是第一個。

    為此,當浮一大白,哈哈……”

    馬周這回是真的笑了,不再是帶著戲謔和反諷的那種玩世不恭,反而帶了些許的自嘲,又有點暢快。

    不是真個信命,認可了慎獨的手段,而是有一種被認同的欣慰吧。

    畢竟他雖然相信自己的才學,可別人對他卻只有鄙視。

    一個貧苦出身的人,還想平步青云,甚至給個官還不屑于去搞那些蠅營狗茍的事情,被人排擠最后憤而離職,可以說是蹉跎許久了。

    即便再自信的人,這么久了免不了也會有苦悶之感。

    如今難得能夠有人看好他,對他來說也是彌足珍貴的一種認可了。

    有了這個良好的開端,慎獨的酒量比之近乎無敵的馬周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兩人喝的這叫一個棋逢對手,將遇良才,著實是痛快無比。

    當然過程中兩人也少不得談古論今,對很多事情都交流了一下看法。

    男人嘛,碰到了一起,尤其是喝多了以后,大都會聊到這些方面,指點江山,激昂文字總是免不了的。

    這么聊著,慎獨倒是更堅定了自個的判斷,他面前這個酒鬼還真就是歷史上那位被李世民看中,以后更是基情滿滿,一刻不見便十分思念的一代名相馬賓王。

    即便是馬周酒量再雄,也架不住慎獨是個開了掛的大酒缸,加上確實喝的高興,之前又干掉了那么多酒了,最后還是被徹底灌趴下了。

    從空間里出來,慎獨看了一眼仍然趴在桌子上酣睡的馬周,滿意的點了點頭,笑著推門出去了。

    特意交代了掌柜的一聲,以后馬周的酒菜都記在自己賬上,想要多少都要送到了,順便也在樓里給他留一間房,慎獨這才叫上程家的護衛們,帶上慎建業他們,一同把程處默他們幾個死沉死沉的醉鬼給送回去。

    結果慎獨干脆也老實不客氣的在程家又住下了,來送程處默的功夫正碰上了程咬金,這位長輩既然都開口留人了,慎獨自然也不會推辭,反正程家地方也大,一個小院住下他和慎建業他們一幫子又一次充當保鏢的族人們也沒有問題。

    還好慎獨也不是空手上門的,除了新鮮果蔬這等稀罕物,慎獨還弄了些他特意交代那幾位手藝拔尖的村里人弄出來的作品。

    表達心意的同時,未嘗沒有下餌的意思在里面,慎獨已經在為下一步的計劃開始做鋪墊了。

    不過老是這樣寄人籬下也不是辦法啊,以后來往長安城的機會還有很多,時不時就要在這邊住下,不論是住在獨一味那邊,還是在程家,都不是長法。

    所以慎獨覺得,是時候在長安城購置一套住宅了,趁著現在長安城的房價還相對便宜些,真個進入貞觀盛世了,怕是有錢都不一定能買得到合適的房子了。

    而且不是說狡兔三窟嗎,趁著現在各項制度還沒有那么嚴格的時候,弄套不掛在自個名下的房子出來,以備不時之需也是好的,說不定什么時候就是一條退路呢,或者叫安全屋也成。

    第二天慎獨特意去和程咬金告了個別,這才帶著慎建業他們去到了西市的人市那邊,上次下了定金的,這次該過來收貨了。
江苏老快3开奖号码查询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samp id="gem6i"></samp>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acronym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menu id="gem6i"></menu>
<samp id="gem6i"><wbr id="gem6i"></wbr></samp>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samp id="gem6i"></samp>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acronym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menu id="gem6i"></menu>
<samp id="gem6i"><wbr id="gem6i"></wbr></samp>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三公扑克牌出千技巧 时时彩三码倍投计划 百变人工计划软件手机版 藏分真的能出款吗 5分快三技巧集锦 11选5怎样才能稳赚钱 重庆时时彩彩龙虎和 彩票助赢在线计划 二八杠棋牌游戏 3d杀号选胆图 全盛棋牌6元app不洗牌 营长每天四胆 明牌抢庄斗牛技巧最新 多嬴吉林快三计划软件 彩神通时时彩计划软件 微信大富贵赢钱软件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