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samp id="gem6i"></samp>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acronym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menu id="gem6i"></menu>
<samp id="gem6i"><wbr id="gem6i"></wbr></samp>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精英小說網 > 大唐咸魚 > 第一三三章 打老婆
    尉遲寶玥的現身讓尉遲寶琳哥仨收起了狠狠教訓慎獨一番的心思,不過真個打起來,他們肯定也不會留手,反而打的更有章法了。

    因為他們收斂了心思,才想起來慎獨的武力肯定不是純粹吹出來的,他們可別陰溝里翻了船。

    可惜慎獨如今確實已經今非昔比了,比起和程處默他們切磋那會又強出來一籌,因為他平日里對練的對手又多了許多悍勇的家伙,而且人數也有所上升。

    雖然還沒有經歷過真正的廝殺,相對尉遲寶琳這類的二代來說,經驗還是要豐富許多的,更何況他的身體素質每天都會有所提升,而且是全方位的提升。

    落到場面上,就成了他看似一直被尉遲寶琳壓著打,實際上卻是游刃有余的一下都沒讓對方的拳腳落在實處。

    當著尉遲寶玥的面,慎獨總不好讓尉遲寶琳輸的太難看,只能想辦法讓對方知難而退了,不過尉遲寶琳哥仨顯然沒有這樣的覺悟啊。

    “好了,別打了。”尉遲寶玥在場邊輕輕的喊了一聲。

    尉遲寶琳雖然還有點意猶未盡的意思,不過還是立馬跳出了場外。

    “沒看到人家一直在讓著你嘛,你打了這半天連人家衣角都沒碰到一下,還漏出來好些破綻。

    他要是想取你性命,你這會尸體都涼透了,還在這打的一包勁。”尉遲寶玥不客氣的說道。

    尉遲寶琳原本還有些不太服氣的樣子,聽了妹子的解釋以后也沉默了下來,好像在回想剛才的戰斗場景。

    除了一開始兩人的拳頭硬碰硬的拼了一記,好像是不分上下的樣子,后邊確實是一下也沒打到過對方。有幾次自己也意識到要遭了,對方卻沒有伸手。

    打到這種程度,就算出于常年練武形成的身體本能,必然也該有殺招遞過來的,對方還在躲避,那就只能說明對方壓根打的就很從容,還能控制自己的出手,和自己已經不是一個量級的了。

    想明白這些,尉遲寶琳難免有點失落,竟然輕易敗在了這個曾經被自己搭救的弱雞手上。

    不過他也是直爽的性子,倒是坦然的承認了失敗,對著慎獨說了一句“你贏了。”

    “你們也不用上了,他的兵器據說用的比拳腳還好,你們上去也沒戲。”

    尉遲寶玥對著同樣有些不服氣的尉遲寶環哥倆搖了搖頭說道,這哥倆也是立馬老實的退到了一邊。

    “我看不如咱倆切磋切磋拳腳吧。”尉遲寶玥也不扭捏,直接霸氣的提出要和慎獨也打一場。

    當然真正的原因她還是不好意思說的,女人嘛,誰不喜歡英雄呢,大概都曾經夢想過在自己危難的時候,能夠有個蓋世英雄,最好是個白馬王子,能夠帶著霞光閃亮登場,將自己解救出來。

    只不過后來她現自己力氣確實太大了點,比她這仨自小就雄壯異常的哥哥還要大,慢慢的就開始對武藝感興趣了,尤其是在無數次聽到別人罵她黑丑以后。

    在這方面她確實也很有天賦,甚至練的比她那仨號稱年輕一輩武將翹楚的哥哥還要強悍。

    而只論拳腳的話,因為天生神力的關系,她的父親,大唐差不多已是頭一號的級猛將尉遲恭,都不見得是她的對手。

    這固然讓她收獲了許多的信心,可同時也造就了一個比較尷尬的局面,英雄救美什么的怕是不會生在她的身上了,童話想象算是破滅了,倒是美女救狗熊的事遇到過不止一次了。

    于是她只好降低了心理預期,希望哪天能有個人能在武藝方面戰勝她,這樣的男人才能算是她心中理想的對象。

    只不過找遍了長安城,能和尉遲寶琳哥仨放對還不分上下的都已經極少了,能勝過他們的大都是老一輩的猛將,她的理想型竟然一個也沒見著,更甭提還得是位能珍視她的年輕人了。

    畢竟長安城里的年輕人大都視她為洪水猛獸一般,沒人覺得她漂亮。

    直到她遇見了慎獨,慎獨看向她時那種絕不作偽的熱切眼神,對她來說無疑是最好的肯定和贊揚。

    只是當時覺得有些可惜,慎獨看著弱不禁風的,不止不是她的理想型,怕也根本入不了她父母的法眼啊。

    后面幾次見到慎獨,對方的細心周到,那種自內心的關懷和體貼,同樣讓她難忘。

    只是倆人的事鬧得滿城風雨的,又恰巧遇到父親被太子那邊誣陷入獄的事情,雖然后來安全回歸,也是不得不暫且閉門謝客,低調一些,她自然也就沒了和慎獨再見面的機會,為此還曾經有過悵然若失的感嘆。

    而如今再見面時,兩人之間卻已經有了一個有實無名的牽絆,自己也可以借此機會,看看慎獨到底是不是真正老天爺安排給自己的緣分。

    對自己的珍視已經能夠感受到,自打來練武場,對方的眼神就始終沒有離開過自己左右,如果武藝也能勝過她,那不論慎獨以后到底能不能出人頭地,她都會認準了這份上天注定的姻緣,絕無半點怨言。

    只有經歷過她曾經經歷的那些心靈上的創傷和煎熬,才能真正明白慎獨的這份熱切和堅持,于她而言是有多么的重要,說是讓她的生命重新恢復了色彩也不為過。

    因為慎獨的出現讓她明白了,原來黑丑如她,也是有家人以外的人可以真心疼愛,也是由衷的覺得她美艷無雙的。

    “娘子……”慎獨還不知道因為他剛才的那番表現,讓尉遲寶玥還存了這么一份徹底圓夢的想法,只覺得和自家的未來老婆動手很不合適啊。

    當然他腦袋里這會已經忍不住在開小差了“娘子,啊哈……帶你去看那最美的煙火……”

    嗯,是的,他腦袋里不自禁的就響起了這歌,而且很明顯他嘴上叫著的,是這時候作為敬稱的那個“娘子”,心里想著的可就是“老婆”這意思的親近的娘子。

    “別忘了我可是天生神力的,郎君別輕敵才是。”尉遲寶玥給了慎獨一個含羞帶笑的眼神,輕聲笑著提醒到。
江苏老快3开奖号码查询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samp id="gem6i"></samp>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acronym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menu id="gem6i"></menu>
<samp id="gem6i"><wbr id="gem6i"></wbr></samp>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samp id="gem6i"></samp>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acronym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menu id="gem6i"></menu>
<samp id="gem6i"><wbr id="gem6i"></wbr></samp>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好运来电玩城安卓版 北京pk赛车10开奖直播 天天棋牌送20元 腾龙做号app 极速赛车如何赚钱 快乐8五行 时时彩小概率组合技巧 微信单双大小玩法介绍 2017北京pk10直播视频 金鲨银鲨规则 狗万赢钱·快 北京pk赛车开奖直播 骰子比大小玩法 百变计划软件手机软件 平码复式表图片 北京pk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