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samp id="gem6i"></samp>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acronym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menu id="gem6i"></menu>
<samp id="gem6i"><wbr id="gem6i"></wbr></samp>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精英小說網 > 大唐咸魚 > 第一六一章 一群彪子
    程處默他們雖然也知道錦鯉這東西很不尋常,但看過稀奇以后也就不是特別在意了。

    讓他們明白那些錦鯉身上頗為抽象的畫意,那絕對是難為他們,更不會像袁守誠他們一樣,對周圍被慎獨侍弄出了各種造型的草木同樣興趣盎然。

    驚奇了一會,他們的注意力就轉移了,去到下一站繼續逛游了。

    院子里那十八只混血豺狗,因為面貌相對普通了些,有點像是普通的土狗,雖然看著殺氣足了一些,畢竟不像來福和旺財那樣突出,倒是并沒有引起他們太大的興趣,慎獨這心里也算是安定了一下。

    他們這么多人過來,就算是一人要上一只去,也差不多就把這個狗群給分干凈了,那就該慎獨心痛了。

    他們以貌取狗也好,慎獨可不會讓這些豺狗故意表露不凡之處,免得再被惦記上。

    雖然空間里豺狗的數量還在增加,新一批的混血狗崽也在逐漸成長起來嘛,不過慎獨還是忍不住小氣了一回。

    這幫子二代還有他們的手下,都要在土樓里住一段時間,慎獨肯定不方便再等到晚上才把豺狗們放出來巡邏,干脆就讓它們提前曝光了,畢竟還得保證眾人們的安全呢。

    “旺財和來福還沒下崽嗎?”程處默他們顯然也還惦記著這事呢。

    “它倆都是公狗啊……”慎獨故意糾正著他們的語病。

    “那我們找母狗過來讓它們給配種成嗎?得了狗崽可就都是我們的了。”

    程處默想的還是比較雞賊的,與其只能挑一只,自然就不如弄上一窩,以后調教好了,上山打獵也就不愁了。

    “行啊,你們自己找就是,不過說好了一人只能帶一只來啊。”

    慎獨對此也沒什么意見,來福和旺財能夜夜做新郎了,肯定沒有不樂意的道理。

    只不過怕配種太多傷了這哥倆的根基,生的崽子太多也不值錢了嘛,還是做個限制比較好。

    又一次得了允諾的程處默他們,樂滋滋的又跟著慎獨回轉到了土樓外邊,下一步的參觀重點,自然是三大兇獸。

    為了今天讓大家都露露臉,慎獨可是專門叫住了它們仨,讓它們在各自的大樹底下等著的。

    霸王猇八哥從大樹上下來時,依然是那副高冷的樣子,把一幫子二代嚇的都有點不知所措了,全都在拼命的壓抑著自己的驚呼聲,有下意識的摸兵器準備玩命的,也有掉頭準備跑路的。

    也就是程處默這個憨大膽,看到八哥在慎獨跟前挺乖巧的樣子,竟然主動跑上去也想親近親近。

    這要是放后世,大概就是那種越過獸欄求合影的彪子,結果差點被八哥一尾巴給抽飛出去。

    到了主樓外邊,見到另外兩個大家伙的時候,他們的膽氣反倒是壯了一些。

    可能也是對慎獨馴養動物的本事比較有信心了吧,剛才慎獨可是成功的制止了霸王猇八哥的暴起難的。

    “這是食鐵獸嗎?原來它不吃鐵啊,喜歡吃竹子。”

    有大方的把佩刀遞過去,讓熊貓湯團嘗嘗的,顯然湯團不會對此感興趣。

    “這就是花熊啊,阿爺還說他當年曾經打到過一只,只不過熊皮給一個老兄弟了。

    可這家伙怎么長這么大的?這得多大一張皮啊,一床都蓋不下吧。”

    這位不怕死的仁兄,摩挲著下巴,竟然在琢磨這樣的事情。

    要不是湯團不懂你這話的意思,信不信它一屁股拍死你?

    別人都覺得它可愛,敢情你就惦記這熊貓皮了。

    還一床都蓋不下,你還打算大被同眠咋地?

    “嗯,手感真不錯。”還有幾位已經在仔細感受湯團的皮毛了。

    畢竟湯團是空間里成長了這么久的,這叫一個油光水滑,和普通大熊貓那種相對粗糙些的皮毛,手感肯定還是不一樣的,順滑的讓人舍不得放手。

    慎獨自個也喜歡擼這樣的滾滾,倒是不難明白這幾位的感受。

    湯團也早就習慣了,所以淡定的低頭瞅了這幾個兩腳獸一眼,還是享受自個的食物來的比較重要。

    就當這些兩腳獸在給本大爺做馬殺雞了,不疼不癢的還挺舒服的。

    嗯,今天再多吃一百根竹子,沒別的,開心!

    不過這幾位還算是表現正常的,那邊尉遲寶琳才叫一個彪呢。

    也不知道是和金剛大猩猩哪吒看對眼了,還是覺得之前面對八哥時,被程處默給比下去了心里很不服氣,這回他確實是最勇敢的一個,竟然直接對著哪吒在那用雙拳捶胸口,砸的自個胸膛砰砰響。

    也不想想自個臉有多黑,面相多方正,再加上他這謎一樣的捶胸動作,活脫脫就是挑釁哪吒無疑了。

    哪吒一看,吆喝,這還有個同類敢挑戰自己,沒說的,就是干!

    必須陪它玩玩,讓它知道誰才是頭兒,誰才能配得上銀背大猩猩的名號。

    等到慎獨反應過來,情知不好,準備制止哪吒的時候,那邊哪吒都已經完成了捶胸和怒吼的回應,一個大踏步就沖出去了。

    慎獨只來及喊一句”停“,寄希望于能有點作用,挽救一下尉遲寶琳的小命。

    尉遲寶琳剛完成動作,正準備朝倆弟弟嘚瑟一下呢,就被哪吒那兇悍無比的怒吼給鎮住了。

    只來得及擺出一個防御姿勢,就被哪吒一胳膊給掃飛了出去。

    得虧慎獨及時喊停,哪吒收了力量,胳膊雖然打出去了,手卻改錘為推,尉遲寶琳這才沒有當場被砸扁,只是撞到了他那兩個弟弟的身上,仨人一起化作了滾地葫蘆。

    雖然看著模樣凄慘了點,實際上卻是把力量都化掉了。

    他們的身板雖然比之哪吒那肯定是差得遠,可畢竟也算是結實的,這樣的傷害還是扛得住的。

    所以有點暈頭轉向的都爬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土,裝作沒事人一樣的看著大家。

    反正他們臉黑,別人也看不出來他們臉紅了沒有。

    別人看他們的眼神,當然免不了還是有點奇怪,不過少不了都有種“真的是勇氣可嘉,竟敢挑釁這樣一個大家伙”的崇敬在里面。

    起碼尉遲寶琳自個是這么理解的,至于是不是嘲諷他是二傻子什么的,壓根不存在的。
江苏老快3开奖号码查询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samp id="gem6i"></samp>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acronym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menu id="gem6i"></menu>
<samp id="gem6i"><wbr id="gem6i"></wbr></samp>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samp id="gem6i"></samp>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acronym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menu id="gem6i"></menu>
<samp id="gem6i"><wbr id="gem6i"></wbr></samp>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下载牛牛游戏 澳门扑克有哪些玩法 ds足球官网 11选5任选8稳赚不陪 聚宝盆app下载地址 后二组选复式8码稳赢 3分彩技巧 龙江福彩p62基本走势图 福彩3d胆码技巧 广东快乐十分精准计划 体彩十一选五胆拖投注表 江苏十一选五直播 玩龙虎技巧 中国体育彩票app能手机充值投注吗 北京pk计划软件 发qq 彩凤凰计划软件免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