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samp id="gem6i"></samp>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acronym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menu id="gem6i"></menu>
<samp id="gem6i"><wbr id="gem6i"></wbr></samp>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精英小說網 > 大唐咸魚 > 第二〇三章 下作手段
    朝堂上的大佬們原本還在犯愁,看著旱災像是要升級的,雖然他們都在爭搶這份功勞,不過多少也都希望能夠解決這個事情,不說人人追求個青史留名,多少保住點清譽也是好的。

    而慎獨的出現,在不少人看來倒也確實正當時候,只不過太子一系的人對他的感覺會復雜點,不知道有多少是懷恨在心的。

    反正此時聽到李淵問起這個始作俑者,這些人不論是出于什么樣的態度和立場,少不得都豎起耳朵聽著。

    “是一位名叫慎獨的山民,家住終南山中。”

    那最先上報這一喜訊的秦王麾下官員稍一沉吟,還是直接說出了慎獨的名字。

    “哦?朕記得上次的祥瑞錦鯉就是此子所獻吧?”李淵饒有興趣的追問道。

    “有意思,這小家伙很有意思啊。既然他兩次獻上好東西,朕于情于理都應該給他一些獎賞才是,各位愛卿覺得獎勵他什么比較合適啊?”

    得了肯定的答復后,李淵笑瞇瞇的先定了個調子,這樣的人應該獎勵,只是給到什么程度的獎賞,還需要再議一議了。

    秦王一系從慎獨身上得了不小的好處,這時候自然到了投桃報李的時候了。

    即便沒有慎志興和秦王府的那層關系,也不考慮慎獨和秦瓊他們一眾秦王麾下骨干將領們的情分,這些文官們也肯定是要努力給他爭取多一些利益的,要不然以后誰還跟他們親近啊,連自己人都不維護,就等著眾叛親離吧。

    最后的結果還是吵了老半天才定下來,就算是太子一系的人馬可勁下絆子,可架不住秦王手下剛獲得一場勝利,慎獨也已經在李淵嘴里定了調子,算是有功之臣,又是連續兩次投獻有功,自然還是給了個相對優厚的獎賞。

    “這下子也算是不負所托,沒枉費慎獨連續兩次獻上好東西。”

    散朝以后,秦瓊對結果還是比較滿意的,對程咬金說的時候,也很是欣慰的樣子。

    “嘿嘿,我也覺得這次的獎賞不錯,慎獨那小子不是想躲懶,不想現在就出來做事嗎,這下子他是想不干都不成咯。

    就是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見到這小子去戰場上廝殺一番啊。”

    程咬金笑的有點雞賊的樣子,很有種奸計得逞的感覺。

    “也是啊,沒想到無心插柳柳成蔭,就這么著慎獨那小子就被弄進軍中啦?”秦瓊失笑著自言自語了一句。

    “我倒是很想看看,這小子接到旨意后會是個什么表情啊。

    哈哈哈……走,二哥,咱們回家喝酒去,就為了今天這事也當浮一大白。”

    程咬金看來心情很是痛快的樣子,爽朗的笑著說道。

    程咬金家里很快又是呼呼啦啦的一幫子將領在那吆五喝六的喝大酒,席間少不了又說起了慎獨,一個個都等著看他的精彩表情呢。

    “混蛋,廢物,竟然又被這小子成事了,還落了這么多的好處。”

    鄭善果本就瞧不得慎獨好,知道慎獨竟然還受到了獎賞,這下子就更生氣了,在家里又了一通脾氣,然后就冒出了幾個堪稱歹毒的主意來。

    以前那山野小子就是一介白身,壓根不在體制內,如今怎么也算是進入這權力的大熔爐了,盡管這么說有點太抬舉他,一個芝麻綠豆大的小職位而已,可這也標志著可以用官場里的手段來對付這個家伙了。

    就不信這個生瓜蛋子,能扛得住他這種本就是耍陰謀詭計的好手,自詡足智多謀的老油條的手段,且看咱怎么磋磨這山里出來的土炮傻小子。

    磋磨,磋磨,如磋如磨,你個生瓜蛋子且生受著吧。

    嘿嘿嘿……想明白了這些,鄭善果又不生氣了,反而露出了陰狠的笑容,看著這叫一個滲人。

    “這小子這下算是徹底成了某的絆腳石,早就叫你盡快干掉他了,上次讓他得逞了不說,還讓他毀了那處老鼠洞,這次希望你不要讓某再失望了。”

    還是上次那個衣著華貴的人,在對著丐幫的那個神秘的大統領“千面人”說道。

    語氣雖然平靜,但其中的不爽卻足以讓這位在長安城也算是有名有號的一方梟雄的家伙嚇的面無血色了。

    “卑下這次一定不讓主上失望,我親自帶人去結果了他,要么提著他的頭來給主上復命,要不就提著我的頭來。”

    殺手大統領趴伏在地上,趕緊立下了軍令狀,擺明了不是慎獨死就是他死唄。

    不過顯然再不成功,他這位主上也不介意讓他變成死人的,而且怕是死的還不只是他一個。

    “好,某等著你的捷報。”衣著華貴的人擺了擺手,示意殺手大統領可以滾了。

    慎獨還不知道這次的收獲會這么大,更不知道等待他的還有更多的惡意,這會正帶著一些個慎家村人朝長安城這邊跑,想要來買糧食呢。

    之前因為抗旱的事情,很多文官不是商議著先采取點措施免得流民成災嗎,又或者是讓那些個焦慮的農民變成了火藥桶,再被有心人利用了,所以要先行采取些措施,安撫下民眾們的心。

    最后商定的是開倉放糧,不過不是免費的給大家,畢竟還沒遭災呢,也沒到饑寒交迫,餓殍遍地的地步,只需要平價往外售賣一些糧食,穩住糧價也就差不多了。

    慎獨自個有空間里出產的近乎無盡的糧食,自然是底氣足的很,可慎家村的村民們卻沒有他這么淡定。

    所謂家里有糧心中不慌,反過來說家里沒有足夠的糧食儲備,難免這心里都不踏實,于是都想著要到常平倉那邊去買些糧食運回去。

    反正村里現在不缺大牲口了,一次可以運許多,大家又都有著不少的錢財,這大半年功夫跟著慎獨算是賺了不少,用來這種按說沒那么緊急,但說不定就是救命的糧食,自然也是舍得的。

    雖然慎獨不想花這個冤枉錢,可他家里人口可是不少,又暫時沒有自家的糧食來源,天天吃那些對外宣稱是從長安采買,實際是出自空間的精糧,在所有人看來都有些太過糟蹋錢了,或者說敗家也成,因此都力勸慎獨也跟著來買些朝廷出的平價糧。

    慎獨也不想讓自個顯得太特別,誰讓他還沒有更好的借口來解釋清楚那些糧食的來源呢,所以也跟著來看看。

    沒想到,這一來,竟然還受到了刁難,不由得讓他懷疑這個負責的家伙該不會是鄭家的人吧?這手段會不會下作了點?

    不過再一想,本就是你死我活的關系了,對方用什么手段都算不得意外了。
江苏老快3开奖号码查询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samp id="gem6i"></samp>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acronym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menu id="gem6i"></menu>
<samp id="gem6i"><wbr id="gem6i"></wbr></samp>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samp id="gem6i"></samp>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acronym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menu id="gem6i"></menu>
<samp id="gem6i"><wbr id="gem6i"></wbr></samp>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时时彩500元倍投 后二直选单式倍投方案 哪个棋牌有二人斗地主 重庆时时三星组选走势图 手机版21点游戏下载 北京pk10历史走势图 双色球20专家杀号定胆 辽宁11选五胆拖计算器 竞彩 稳赚 组选24 抢庄牛牛技巧图解 重庆时时采彩官方开奖 捷豹60秒稳赚方法 直选组选技巧 老虎机规律视频教程 闲1庄0.95刷反水怎么刷龙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