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samp id="gem6i"></samp>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acronym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menu id="gem6i"></menu>
<samp id="gem6i"><wbr id="gem6i"></wbr></samp>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精英小說網 > 大唐咸魚 > 第三二一章 當仁不讓
    “嗯,嗯……這個雀舌蝦仁好吃,不過我還是更喜歡這個炸蝦仁,原來炸過的茶葉也這么可口的。”

    李承乾把嘴巴塞的滿滿的,吃的很開心的樣子。

    本來還是李承乾想邊吃邊說來著,結果這會看起來壓根就沒心思說事了,一門心思的在那埋頭苦吃呢。

    “嗯,吃的好飽。”

    差不多把桌子上的各色菜品全都掃光了以后,李承乾滿足的揉著肚子,懶洋洋的不想動彈。

    慎獨這時候又不可能去催問他到底是什么好處,所以只是示意下人過來把東西都撤掉,然后上些茶水和茶點來。

    如茶香佛餅這類的茶點,顯然也是上次慎獨回來以后剛弄出來的新品。

    而原本看起來已經撐的肚子溜圓的李承乾,竟然邊喝茶邊又把每種茶點都嘗了一遍,最后還是把那茶香佛餅全都消滅了才罷手。

    慎獨只能在旁邊無語的看著李承乾的吃相,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這孩子是餓了多少天呢,可他是確確實實的看著這李承乾掃光了一桌子菜,又差點掃光所有的茶點啊。

    這肚子跟無底洞一樣的,也不知道剛才是誰嚷嚷著吃的好撐來著。

    也難怪這貨會長得有點胖乎了,盡管比他那個被寵壞了,已經胖成球的弟弟李泰,看著還是要瘦不少的,只是有點上下一樣粗的水桶身材罷了。

    不過這次看來是真的吃飽了,李承乾可是揉了老半天肚子,還沒有動彈的意思。

    甚至連說話的興趣都不太濃,有點懶洋洋的,這樣子說不出的滿足。

    “哦,對,這折子遞上去以后,父皇非常高興,連連夸贊你總是能想人所未想,也覺得你說的法子很有用。

    只是讓朝廷來推動這些產業的展,會顯得太過刻意了些,不如民間的行為看上去更加無害,也免得草原上的各個部族會有所抵觸。

    畢竟他們才剛被大唐收服,還沒有徹底的歸心呢,難免會有點戒備心理。”

    李承乾歇了好一會,這才終于想起了正事才剛說一半呢,這又重新拾起了話頭。

    就是不知道這是不是也是和他老子學的,故意吊慎獨胃口的做派。

    不過慎獨可以很肯定的說,這法子對他沒奏效,他眼下其實并不是太在意李承乾口中那所謂的好處了。

    反正最近幾年內,自個的職位也不太可能再有多大的變動了,頂多在同級別的親衛和勛衛之中,又或者去其他幾個衛率府交流一下。

    熬一熬資歷的同時,也是免得他培植自個的勢力,把翎衛那邊經營成了鐵板一塊。

    上位者一般都不太樂意見到這樣的局面,對你再信任也不成啊。

    有了這樣的大前提,因為這次的奏對能給的獎勵必然也就比較有限了。

    更何況這些個法子都還沒得到貫徹落實呢,也不知道真正的效果如何,真個給封賞,肯定也得是等到效果反饋回來以后了。

    而像是這樣的產業布局的東西,尤其是還要把握住對方命脈的大局,沒個幾年功夫,哪能見到什么成效啊。

    而李承乾這話不也證實了慎獨的想法嗎,靠民間力量推行的話,那效果必然就更慢一些了,當然前提是讓人看到有利可圖,那么很自然的就會有人跟風做這樣的生意了。

    至于大唐這邊有這樣的顧慮也是很容易了解的,官方來推行這些事情,天然的就會讓那些草原部族們帶有防范心理,會覺得“大唐這么做是不是想要搞什么事啊?”事實上大唐也確實是想搞事情,那這事還怎么搞下去。

    “我也聽說慎將軍你經營產業方面也很有一套,能在短短幾年時間內,就把慎家村經營成長安城周邊有數的富裕村,自家的產業也是長安城里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所以就自告奮勇的跟父皇推薦了你。

    我覺得你提到的這兩樣產業,由你來做這個探路者最合適不過了。

    你是最明白應該做到什么程度的,本身又懂得該如何經營,由你來進行試點,正是當仁不讓啊。

    而且在平滅突厥的過程中,將軍你立功最多,威名最盛,在整個突厥草原上都是威名赫赫的,想來也沒有哪個部族敢為難你的產業。

    父皇那邊也會交代沿路上的那些個州縣,為你開方便之門,只要不販運那些違禁的東西,都可以保證你的麾下暢通無阻。

    怎么樣?這條件夠優厚了吧?”

    李承乾一副你賺大便宜了的樣子,對著慎獨表功般的說道。

    其實這意思無非就是讓慎獨去做那開路先鋒,先把兩樣產業給經營出來,趟出成熟的路子來,才好讓其他人跟上去。

    說到底也不過是給了口頭上的允諾而已,也不是真的給了多大的便利或者優惠,什么減稅啊這類的利好,可是壓根沒提起。

    至于說通行便利,本來那邊駐守的就大都是曾經征伐過突厥的隊伍,慎獨和當地的主官多少都是有份交情在的,畢竟他當時可是充當了救火隊員的角色,還專揀那些雞肋的任務,或者是難啃的硬骨頭,把好處都留給了這些個同僚。

    人家是得了實惠的,自然要念他的好,讓他很是刷了一波好感度的,如今拿來用在這樣的小事上,總不至于受難為,這點面子總是有的。

    這還說了不能運違禁品什么的呢,當然慎獨本來也沒這個意思,只不過如此一來,可以說他李世民父子壓根就什么實質的好處都沒給,就讓他冒著賠本,或是被劫掠干凈的風險,跑去突厥草原上沖鋒陷陣了。

    而且除了李承乾說的這些派慎獨過去的好處,還有些隱性的原因,可以說是有點非慎獨不可的意思。

    相對于慎獨,讓程咬金他們那些個大佬們做這個探路者,還是顯得政治意味太濃,誰讓他們的地位那么顯赫呢。

    再者真個有點閃失的話,對這些大佬,以及大唐的威名,都是一種損害。

    慎獨這邊就不一樣了,他如今在突厥草原上可還頂著“殺神”的名頭呢,說是止小兒夜啼也不為過,想來沒有哪個部族會輕易的招惹慎獨的手下。

    而相對于程咬金他們,慎獨猛則猛矣,卻也離著定海神針的地位差得遠呢,真個栽了,對大唐來說也沒什么太大的影響,所以說他還真是不二之選。

    當然這事于慎獨而言,肯定也不會只有風險,那收益也是大大的啊。
江苏老快3开奖号码查询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samp id="gem6i"></samp>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acronym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menu id="gem6i"></menu>
<samp id="gem6i"><wbr id="gem6i"></wbr></samp>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samp id="gem6i"></samp>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acronym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menu id="gem6i"></menu>
<samp id="gem6i"><wbr id="gem6i"></wbr></samp>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牛彩这个软件可信么 时时彩后二组选万能码 时时彩开奖结果查询 幸运28全包稳赚投注 体彩上下单双 全天1分快三计划手机版 二人麻将免费下载 最新通比牛牛现金版 电子游戏平台 二八杠游戏网站 uu捕鱼手机版 红中二人麻将技巧 都柏林大学 打麻将必胜绝技顺口溜 六人牛牛什么方法 aa99棋牌免费送10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