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samp id="gem6i"></samp>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acronym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menu id="gem6i"></menu>
<samp id="gem6i"><wbr id="gem6i"></wbr></samp>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精英小說網 > 大唐咸魚 > 第三三八章 如釋重負
    這段時間李承乾幾乎是每天都會到慎獨位于長安城的家中去吃上一頓正餐,順帶著也是享受屬于他的難得的放松時間。

    慎獨他們一家只是很偶爾的才會和李承乾像是一家人那樣的輕松的吃飯聊天,更多的時候還是把時間留給李承乾來獨處,搞得這處房子更像是李承乾的別院,慎獨他們就像是在這邊伺候的眾多下人們的其中一家子而已。

    當然這么搞也不是一點好處見不到,最明顯的改變就是李承乾的足疾逐漸的被調理好了。

    從急性作期的那種疼的坐立不安,徹底不敢下地,到了舒緩后只是有點不良于行。

    因為據李承乾所說,腳接觸地面的時候,還是會有些刺痛的感覺。

    但是他也算是足夠堅忍了,這種情況下還盡量的表現的像是沒有問題了一樣,盡管走路不可避免的要比原來慢上一些,可姿態上看卻是回到了之前的儀態端正,還多了幾分威嚴的感覺。

    等到再后來,這足疾已經對李承乾沒有任何影響了,只剩了曾經的慘痛經歷,還在提醒著李承乾不能在吃的方面太放肆。

    這足疾反倒是成了他的一種戒示,繼續來慎獨這里也算是一種習慣,一種情懷吧。

    當然對外的說辭是繼續注意調理,防止足疾復,而痛風這種事,確實更多的還是要看日常飲食,要靠著良好的生活習慣來根除。

    尤其是曾經標很多的那種,更是要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要多加注意,因為這血尿酸一旦標,想要把它降回到正常水平可沒那么容易。

    就算是李承乾,這會要是放肆的飲酒,還多吃上一些肉菜的話,還是會有輕微的痛風的癥狀的。

    經此一事后,李承乾倒是又成熟了一些,平日里在學習等方面對自個的要求也更高了些。

    而對于自家寶貝兒子的這些變化,李世民那也是看在眼里,喜在心頭。

    只不過李承乾還沒說自個徹底好了這類的話,所以李世民暫時沒有專門為此封賞慎獨,這位在此事中扮演重要角色,甚至可以說是力挽狂瀾的大功臣,但是心里必然也是記住了慎獨的好的。

    就在慎獨滿以為自家還要在這邊多待上一年半載,繼續扮演這個陪太子讀書的角色的時候,李承乾找到了慎獨,推心置腹的聊了聊。

    因為這段時間的接觸,彼此之間倒是熟悉了許多,也親近了許多。

    畢竟總像是一家人一樣的生活在一起,就算是每天接觸的時候不多,這么長時間了,也不可能太陌生啊。

    “我想把這個房子買下來,以后都作為我的別院來用了,也是在宮外能有個落腳的地方。”李承乾誠懇的跟慎獨說道。

    “當然可以,殿下想要拿走就是,回頭我會讓人辦過戶的。”

    慎獨笑著痛快答應了下來,甚至還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慎獨對此當然早有思想準備,這地方看來對李承乾都有點心靈港灣的意思了,是他放松獨處和小憩的精神家園,格外喜愛些是很正常的事情。

    慎獨也早就希望把這房子給他,自家人也就算是可以徹底的放松下來了。

    雖然說在這里住著,吃喝玩樂也都不愁,可總感覺他們像是長期借助的客人,人家李承乾才是主家似的。

    況且他們在這多少還有質子的意思,又是帶著任務在做這些事情,所以其實并沒有那么心安理得的享受這份和李承乾的親近。

    對這處本是自家的房子,但此前沒住過,此后怕是也不太樂意來常住的房子,也很難生出那份屬于家的歸屬感。

    如今李承乾既然主動提出想要,對慎獨而言卻更像是甩掉了一個大包袱,心里其實是松了一大口氣的。

    終于啊,終于,又可以回到自家那舒舒服服,也輕輕松松的溫馨土樓了,金窩銀窩不如自個的狗窩啊。

    長安城這地方比起慎家村來,還是缺了點閑適,也少了些輕松。

    自家住的都這么別扭,老感覺有種無形的壓力,弄得不太舒服,很難想象李承乾這年歲一直生長在東宮之中,壓力是得有多大了,也難怪他會想法子逃離東宮,哪怕只是暫時的。

    “謝謝你。”李承乾好像沒想到慎獨會答應的這么痛快,反應過來以后很是高興的感謝道。

    “不過我還有個不情之請,你家的廚子能不能勻給我幾個,吃慣了你家的飯菜,再去吃東宮的那些,就覺得有點了然無趣啊。”李承乾轉而又眼巴巴的問道。

    “這個……末將家里也離不開一勺一鏟兩位黑廚娘啊。”慎獨有些遲疑的說道。

    “是啊,倒是我強人所難了,忘了君子不奪人所好。”李承乾很是遺憾的說道。

    “不過呢……倒是有幾個廚子本來是打算留在這邊主持后廚的。

    一勺一叉她們畢竟得跟著我們回土樓嗎,大部分時候還是在那邊生活,可這邊也不能沒人照顧,所以我早就安排一勺一鏟在教這幾個廚子了。

    最近這段時間的飯菜,其實都是他們在做的,看來殿下也還能吃得慣。

    既然殿下有需要,這些人自然還是留在這里,也算是他們的造化了。”慎獨直接來了個大轉折。

    其實這些人就是慎獨專門給李承乾培養的,就是想著如果李承乾還不走的話,就干脆把廚子送他,讓他自個帶回去做飯吃去。

    反正他的足疾已經弄好了,只要以后注意點復的可能性倒也不大了,還不如盡早帶著家人脫身了。

    只是這時候自然不能這么說,會給人一種我早就知道你會這么干的感覺。

    揣摩上意是要犯忌諱的,起碼這些自詡聰明的上位者,是很不喜歡下面的人這么干的。

    尤其是像慎獨這種人設為“沒什么機心的單純猛將”的家伙,更是要極力避免這種會造成人設崩塌的事情。

    遙想當年三國時期的楊修,可不就是聰明反被聰明誤,什么“一人一口酥”之類的事情做多了,太會揣摩曹操的意思,結果就被尋個理由給咔嚓了。

    “真的謝謝你。”

    李承乾雖然被慎獨狠狠的吊了一回胃口,不過壓根不會跟慎獨生氣,反而很是高興的再次表示了感謝,對慎獨也頓生知己之感。

    果然,這就是吃貨之間的惺惺相惜嘛?

    辦完了交接以后,留下房子和廚子,慎獨一家子麻溜的就跑回土樓去了,總算是可以重新享受下闊別已久的家的感覺了。

    而這件事的細節自然也傳進了李世民的耳中,還專門找長孫皇后說起了這事。
江苏老快3开奖号码查询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samp id="gem6i"></samp>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acronym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menu id="gem6i"></menu>
<samp id="gem6i"><wbr id="gem6i"></wbr></samp>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samp id="gem6i"></samp>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acronym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menu id="gem6i"></menu>
<samp id="gem6i"><wbr id="gem6i"></wbr></samp>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我要牛牛看牌抢庄技巧 时时彩后三8码稳赚 有没有冠亚大11算和退本金的 夺宝阁人工计划软件手机版本 大小玩法视频 姆巴佩 北京pk10历史开奖记录 二四六开奖结果现场直播+m 任二复式稳赚并不难 五分赛车游戏怎么玩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网站 五分快三下载 数列高端技巧 八戒论坛一肖中特免费大公开 每天更新白菜彩金网站 重庆老时时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