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samp id="gem6i"></samp>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acronym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menu id="gem6i"></menu>
<samp id="gem6i"><wbr id="gem6i"></wbr></samp>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精英小說網 > 天師極道傳 > 第十五章:黑暗與邪惡的較量
    一位猶如獲得新生得到黑暗力量的夜辰,一位失去理智極度危險且邪惡的妖圣,一場黑暗與邪惡的對決。

    夜辰的全身纏繞著黑暗之氣,先制人,向妖圣飛奔而去,雙方纏斗打斗在了一起。

    其余眾人很是不解,驚訝著夜辰的這股未知力量,只能遠遠望去,并幫不上什么忙。

    夜辰運用阿九教自己的“快閃步法”,并有強大的黑暗力量所加持,已驚人的度移動,連續出拳進攻妖圣。

    妖圣的氣靈又提升了一個檔次,饕餮獸型外衣的利爪也攻向夜辰,就這樣,二人來來回回的打斗了些會。

    妖圣一個不小心被夜辰的重拳擊飛出去,在空中翻滾飛出百米多余。

    而后重重的摔落在地,受了些輕傷,這一擊若一般人非死即傷。

    妖圣起身,饕餮獸型外衣的利爪聚集著大量氣靈結合在一起,形成龐大的黑色球形狀。

    妖圣此刻出妖道“巨滅咆哮”,只見沖出一道寬粗的黑色光束,極沖向夜辰!

    夜辰雙手變換防御姿勢,也釋放氣靈形成氣墻來抵擋這一擊。

    只聽“轟隆”一聲出巨大的爆炸聲響,頓時出現大量的塵土以及黑色的煙霧,將場中的景象完全的遮蓋住。

    就在眾人為夜辰擔心之際,黑色的煙霧緩緩散了去,夜辰雖然渾身受傷,但是并沒有倒下,“好強的氣沖炮”夜辰心想!

    夜辰繼續奔向妖圣,與之近身肉搏,并氣御妖字卷天書,尋找機會,將其捕獲。

    倆人又是打斗在一起,殺戮與憤怒并存的夜辰所向皆靡,勢不可當。

    盡管夜辰沒有學任何的進攻道法,但是單憑這股黑暗力量的加持,妖圣久而久之很難招架。

    妖圣從最開始的相互進攻,變成了步步防守,一個度沒跟上,就又被夜辰重重的打了一拳。

    妖圣飛出去的同時,夜辰也緊的跟上,連續擊打,就在夜辰剛追上來的同時,妖圣釋放妖道“七重御塔”。

    一座里外七重的黑色之塔,把妖圣全身上下團團圍住,這是妖圣的防御性道法。

    夜辰則繼續進攻,但是每一拳都被這塔所抵擋,傷不到妖圣的肉體。

    “這樣繼續打不是辦法,破不了他的防御,看來只能這樣了。”夜辰心想。

    夜辰停止了進攻,盡量把全身的這股黑暗力量聚集在右手,想把力量聚集在一個點,對妖圣進行突破性的進攻。

    妖圣看到夜辰未動,自己則前來反攻,夜辰這時步步退讓,左右躲閃,持續的集中力量。

    妖圣趁勢追擊瘋狂的輸出,夜辰挨了妖圣數下爪擊,傷勢不輕,就在此時,夜辰猛的抬起右手,拳向妖圣!

    妖圣只顧輸出,疏于防范,正正當當的挨了夜辰這一擊,由于夜辰的這一擊力量是往下的,類似于泰坦的那招“泰山壓頂”。

    妖圣此刻的“七重御塔”受到這驚人的重擊已然破碎,身體撞向地面。

    此時的大地為之顫抖,對比泰坦的那招“泰山壓頂”有過之而無不及。

    大地被這股沖擊撞出了巨型的坑洞,深不見底。

    夜辰并沒有給妖圣喘息之機,順著深不見底的巨型坑洞下了去,一頓輸出,連續擊打妖圣。

    而妖字卷天書此刻也飛了進去,不一會,洞里冒出滾滾黑煙,阿九和牙羅見此景,“好像是成功了”心想。

    眾人負傷慢慢緩行,到了那坑洞旁邊,除了洞里冒出的滾滾黑煙,其余什么也看不清,大家只好在坑洞外等候。

    “阿九,你的徒弟這股力量是?”嵐繞不解的問道。

    “我也不知,但是肯定跟他們夜家有著某種關聯。”阿九回道。

    “嵐繞,你活了這么久,難道一點眉目也沒有么?哪怕只是聽說。”牙羅看著嵐繞疑問道。

    “夜家卷道,倒是聽說過,不過也歸隱避世幾百余年了,難道跟那個人有關么?”嵐繞貌似想起了什么說道。

    “哪個人?”眾人齊聲問道。

    “此人叫夜魔,不過我也并未見過這人,6oo年前,當我還是剛剛修煉成精時,聽上一輩的妖精們談起過這人!”嵐繞回憶的說道。

    “我在夜家那些天書上見過這人的名字,但是并未細說。”阿九說道。

    “那就對了,夜魔就是夜家的先祖,6oo年前,夜魔打遍天諭帝國各路高手,天師、妖、鬼和僵尸,無一是他的對手,一時間唯我獨尊的架勢,令天下人奉為神明般,直到后來夜魔喜歡上了一名女子,便有了夜家后代,在往后,此人如消失了一般…”嵐繞慢慢講道。

    “在這之后的幾十年,出世一人,此人叫夜楓,是夜魔之子,此人傲視天下,目中無人,視生命如草芥,殺戮極重,一時間血洗天下,貌似瘋了一般,不過在之后,此人也是如消失般,不知所蹤,之后夜家便歸隱避世了幾百年!”嵐繞慢慢說道。

    “你的意思是說,如今這小家伙的力量,就是夜魔與夜楓當時那股誰與爭鋒的力量?”泰坦問道。

    “應該就是那股力量,這股殺戮且黑暗般的邪惡力量,如今又降臨到這個世界,不知是福是禍…”嵐繞有些心慌的說道。

    “這對于我們來說絕對是福,畢竟這小家伙的家人都被六宗六道的人滅了門,他是絕對會站在我們這一邊的,對吧?阿九?更何況你是他的師傅呢!”牙羅帶著怪異的笑容說道。

    阿九并未回應,此刻的阿九更關心這巨型坑洞里的情況。

    眾人邊談論著,邊在這巨型坑洞旁等待,過了許久許久…

    天漸漸的暗了,一絲絲云霞漸漸消失在空中,又過了許久,黑沉沉的夜,仿佛無邊的濃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際。

    一輪明月出現在這夜空之中,群星只閃爍著微光,以往的森林不曾這么寧靜。

    這時巨型坑洞里冒出的滾滾黑煙漸漸的淡了,一會便消失在了這片沉寂的空氣之中。

    不一會,夜辰從坑洞里爬了出來,手里分別拿著妖、封字卷天書,身體弱不禁風的冒著淋漓大汗,出現在了眾人面前……
江苏老快3开奖号码查询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samp id="gem6i"></samp>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acronym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menu id="gem6i"></menu>
<samp id="gem6i"><wbr id="gem6i"></wbr></samp>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samp id="gem6i"></samp>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acronym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menu id="gem6i"></menu>
<samp id="gem6i"><wbr id="gem6i"></wbr></samp>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清纯韩国美女图片 企业文化知识培训 棋牌app带控出租 博澳国际娱乐是真是假 广西快3遗漏号码统计表 内蒙古新11选5开奖 网赌天龙国际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还有什么网络赚钱的平台 极速十一选五开奖走势 1万人棋牌 日本黄色片名 网易模拟炒股大赛 明里柚2019最新番号 球探体育即时比分 安徽体彩十一选五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