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samp id="gem6i"></samp>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acronym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menu id="gem6i"></menu>
<samp id="gem6i"><wbr id="gem6i"></wbr></samp>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精英小說網 > 我真不是手藝人 > 第11章 劉青瓷
    “然,你讓我們都過來是看這匹馬嗎?”

    “這是前幾天曾儀給我們推薦的煌城手藝人的作品嗎?”

    “哇,飛馬踏云,天吶,傳神,妙啊。”

    “然,你讓我們大開眼界啊。”

    “完美,簡直就是完美。”

    圍過來的同學里有其他院系剛好從學校門口路過的,但是更多的是劉然之前就找過來的美術學院的同學和師兄師姐們。

    因為他知道曾儀自從在微視上看了“煌城手藝人”的視頻后,不但自己跟著學,還安利了很多周圍的人。很多同學現在都在關注這個煌城手藝人,劉然不止一次在上課時候聽到同學們在討論的視頻,還經常親切的手藝人,手藝人的叫著。

    為了讓同學們認清這個煌城手藝人的真面目,也為了重新贏得同學們對他的崇拜,劉然剛剛群了一條消息,通知大家來學校門口。

    可是他猜得中開頭沒有猜中結尾,他本來是想當眾拿著沒有雕刻完成的木雕羞辱煌城手藝人,因為短短三天,就算是完成也絕對是糊弄了事,絕對不可能符合他的要求。

    可是......

    劉然根本說不出話來,喉嚨像是被卡死一般,他張著嘴巴,開合了兩下,眼睛盯著《飛馬踏云》,表情僵硬,眼角機械的抽搐著。

    從人群后方走出來一位三十多歲的男人,穿著白色襯衫,戴著一副金絲眼鏡。

    “這位就是手藝人先生嗎?”劉青瓷表情溫和的說道。

    同學們看到是劉教授,自動讓路,人群中閃開一個缺口。

    梁大橋雖然沒上過大學,但是做了十幾年生意,這點眼力見還是有的,看到同學們對他的態度,就明白,這個肯定是學校的老師,還是受人尊敬的那種。

    梁大橋擺擺手,“我不是,他今天有事走不開,我就是過來幫忙跑腿,現在東西送到了,我也該走了。”

    劉然依然沒有說過一句話,從木盒打開,飛馬踏云被拿出來的霎那,劉然就再也說不出話了。

    梁大橋微微一笑,“小伙子,你剛才不是說,雕的不滿意要我們退錢么,我問你的問題,你還沒有回答,如果木雕出你的預期,是不是要給手藝人加錢。”

    劉青瓷是后來的,還不知道劉然那番沒有禮貌的話,但是那些提前就收到劉然信息的同學,來的都比較早,很多人都聽到了他剛才盛氣凌人要別人賠償,此刻的視線全部聚集在劉然的臉上。

    劉然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只覺得臉頰燙,火燒了一般,青一塊紫一塊。嘴巴張了又閉上,想說什么又說不出來,看起來特別滑稽,和剛才的嘴臉判若兩人。

    梁大橋不是得理不饒人的人,看到劉然這副模樣,也就覺得出氣了,還有周圍人對飛馬踏云的肯定,也算是幫小雨賺到了面子,在這呆著沒啥意思,回家。

    “先生留步。”劉青瓷不清楚剛才生了什么,他只是看這里圍了很多人,而且多數都是自己系里的學生,才過來看看,沒想到竟然可以看到這么出色的作品。

    梁大橋停住腳步,看向劉青瓷。

    “什么事?”

    劉青瓷從身上拿出一張名片,和一張邀請函,他的名片不多,還是去年代表學校去魔都交流,校方非要他印的,從魔都回來就一直放在隨身的包里。“這是我的名片,我叫劉青瓷,是煌城大學的老師,下個月有一個關于木雕的活動,不知道手藝人先生是否可以參加。”

    直到這時,劉然的臉上才有了一點變化,這種變化不是舒展,而是更加扭曲,他不敢相信的看向劉青瓷,很想說點什么去阻止,可是他沒有資格說,也不敢說,只能咬緊后槽牙,狠狠的握著拳頭。

    梁大橋愣了一下,接過名片看了眼,跟他猜的一樣,原來是美術學院的教授,邀請函他沒打開。微微點了點頭,“東西我可以幫忙轉交,但是別人去不去,我就不能回復你了哈。”

    劉然的后槽牙被咬的吱吱響,還去不去不一定,到底知不知道這是什么活動,知不知道那一天會匯聚多少木雕大師,知不知道圈里多少人削尖了腦袋想要擠進去,托關系走后門都不一定搞得到這么一張邀請函。

    劉青瓷愛才惜才,他只看作品,不看人,剛才那匹飛馬踏云絕對有資格參加下個月的活動,他禮貌地微笑道謝,目送梁大橋離開。

    劉青瓷轉身時瞥了眼劉然。

    劉然正在恨的牙癢癢,視線卻不小心和劉青瓷相撞,慌張的收回目光,微微低頭。

    沒有熱鬧可以看了,人群也就散了。

    幾個美術學院的學生都圍過來和劉青瓷請教,詢問剛才飛馬踏云的雕刻技巧。

    劉青瓷按照自己的理解,耐心的指點著,一邊說一邊朝校園里走去。

    劉然像是被錠死在路上一樣,想追上去和劉青瓷說點什么,嘴角抽搐了一下,還是沒有挪動腳步。

    “嘿嘿,別忘了我的海底撈隨便吃大餐。”呂小月美滋滋的拍了拍劉然的肩膀,拉著曾儀走了。

    所有人都走了,只留下劉然一個人雙手抱著飛馬踏云的盒子,在風中凌亂。

    ............

    韓雨渾身松軟的躺在椅子里,人世間最痛苦的事情莫過于陪孩子玩,而且是陪一群孩子玩,簡直是慘絕人寰,慘無人道。

    “哥,我們去玩吧。”韓小米一臉壞笑,使勁拉已經累癱的韓雨。

    “你還想以后有哥陪你玩嗎?”韓雨歪著頭無奈的看著小米。

    小家伙用力點點頭,“想啊,我最喜歡哥哥陪我玩了。”

    韓雨倒吸一口氣,繼續癱在椅子上,閉上眼睛,“那就現在自己玩去。”

    小米愣了一下,想了想才現好像不太對勁,看著根本沒想繼續陪自己玩的哥哥,很生氣,很氣憤,用力跺了下小腳,還是感覺不解氣。

    剛好放在桌上的手機響了一聲,小家伙順手將手機拿起來,放在韓雨臉上,然后氣呼呼的走了。

    手機放臉上的瞬間,韓雨一個激靈,趕緊接住手機,生怕掉地上摔壞了。

    韓雨拿著手機正準備說小米胡鬧,小家伙做個鬼臉,就跑不見了。

    叮叮叮。

    手機又震了幾聲,屏幕上彈出微視的消息。
江苏老快3开奖号码查询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samp id="gem6i"></samp>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acronym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menu id="gem6i"></menu>
<samp id="gem6i"><wbr id="gem6i"></wbr></samp>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samp id="gem6i"></samp>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acronym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menu id="gem6i"></menu>
<samp id="gem6i"><wbr id="gem6i"></wbr></samp>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天天彩票网站 新时时中奖号码 北京活动推荐的公众号 三码中特 一分赛结果软件 体彩e球彩中奖中奖奖金怎么算 pk10赛车冠军有规律 扑克麻将高科 越南时时彩是官方的吗 赛车冠军杀码公式规律 双色球复式中奖 代发重庆时时计划 华东十五选五走势大星 老时时赚钱方法 福建时时网 幸运赛车怎么看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