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samp id="gem6i"></samp>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acronym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menu id="gem6i"></menu>
<samp id="gem6i"><wbr id="gem6i"></wbr></samp>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精英小說網 > 我真不是手藝人 > 第41章 兩天就夠了
    門被撞倒的聲音很大,大家都看向小鍵的方向。

    “怎么了?”陳博疑惑的問道。

    韓雨搖搖頭,“去看看吧。”

    韓雨帶著擴音器在前面講解,原本排著隊的孩子們將他團團圍住,聽他講解木雕的材質運用的技藝方法還有內容,林雅負責讓后面的孩子不要掉隊。

    小鍵一直在隊伍最后面,開始韓雨還能看到他,后來就沒在意了。

    “海南黃花梨浮雕木門。”韓雨小聲說道。

    實木的門倒了也不會像玉器一樣摔壞,按理說扶起來就好了。可是事情寸就寸在展架下方剛好有一根突出的釘子,維修工人沒有及時維修,其實突出釘子也不是太長,七八毫米。但是對于精雕細琢的黃花梨木門,足夠畫出一條不小的劃痕。

    可能家里的門有一兩條劃痕不算什么,但是作為木雕大師心愛作品來說,這條劃痕就已經給作品判了死刑。

    牛鴻軒將黃花梨浮雕木門重新立穩,臉色陰沉的看著木門上的劃痕。手指輕輕的從劃痕上劃過。

    從始至終牛鴻軒沒說一句話,這讓本來就覺得做了天大的錯事的小朋友們更是覺得小鍵這次完蛋了。

    原本還淘氣的小鍵,此刻連呼吸都小心翼翼,低垂著小腦袋,眼睛在牛鴻軒和林雅之間游走,眼眸中寫滿害怕。

    “牛鴻軒老師,這個......”

    林雅的話還沒有說完,牛鴻軒抬起一只手示意她不要說話,繼續認真的觀察黃花梨浮雕門,仔細檢查是否有其他劃痕。

    林雅趕緊閉嘴,不知道該怎么辦好。

    其實這次活動是她到煌城一小工作以來第一次獨自牽頭負責的大型活動,這次能請來木雕大師牛培勝老師的支持,還是校長出面才得以實現,按照計劃,牛培勝大師還會在文化節閉幕式上進行講話,說一些對孩子們的期許和這次文化節活動的重要意義。閉幕式除了學校里領導會參加,省教育廳也會有領導蒞臨現場。

    林雅狠狠的咽了口吐沫,著急的都不知道怎么辦好,她只能焦急的等著牛鴻軒說出她需要承擔的后果。

    牛鴻軒一分鐘不說話,林雅的心就一分鐘不停的揪在一起。

    直到牛鴻軒將黃花梨浮雕門全部檢查完,重新站直身子,林雅才敢再次開口。

    “牛鴻軒老師......真對不起,我們愿意賠償......”林雅聲音微弱,她知道這個時候說賠償很不合適,在藝術家心里,作品是無價的,但是她真的除了說賠償不知道還能說什么。

    牛鴻軒面露怒色,提高音量,像是換了一個人,沒有半點溫文爾雅的書香氣質,“賠償?這是你能賠償得起嗎?”

    林雅一時語塞,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這原本是一扇清代黃花梨木門,但因為歷史原因,門板已經破損,失去了收藏價值,黃花梨很貴,但是如果沒有歷史和藝術價值,也只能算是一個高檔家具罷了。當年我父親,覺得這樣好的精品如果因為破損就否認它的價值太可惜,就將它買了回來,巧奪天工的將破損部分用浮雕技藝巧妙的掩蓋。雖然失去了歷史價值,但依然是一件珍貴的藝術藏品。”牛鴻軒長長的嘆了聲氣,既氣憤又無奈的搖搖頭。

    “對不起,小鍵......他......真的不是故意的。”林雅只能不停的替自己的學生道歉。

    牛鴻軒擺擺手,“我們是有圍欄的,雖然圍欄并不高,但如果足夠尊重秩序,絕對可以起到保護展品的作品,除非是您的學生故意跳進欄桿,或者翻越欄桿觸碰了展品。

    林雅一時間無話可說,小鍵確實太淘氣,是她教的這么多個班級里,最不聽話的孩子,這次也是怎么說他都不聽,終于闖了大禍,可是這些話她不能在牛鴻軒面前說,在這種情況下,她必須拼盡全力維護自己的學生。

    “任何責任我都愿意替他承擔。”林雅真誠低下頭。

    “任何承擔責任我無法做主,這是父親最得意的作品之一,現在浮雕部分被人為破損,我必須馬上通知他。”牛鴻軒直接拿起電話,找到號碼撥了過去。

    林雅的心劇烈跳動著,忐忑,不安,內疚所有情緒一起包裹著她。

    小鍵躲在林雅身后,身體微微顫抖著。

    牛鴻軒撥通電話便簡短的和父親說了情況,接著就是他的一陣沉默,電話那邊在說什么,林雅聽不到,只能通過牛鴻軒陰沉的臉上知道牛老先生此刻的態度很糟糕。

    牛鴻軒連著輕嗯幾聲便掛斷電話。

    “我父親說他會馬上跟你們校長聯系,取消合作,文化節的閉幕式也不會參加。”

    林雅腦袋嗡的一聲,慌忙勸阻,“千萬不要啊,拜托您跟牛老先生求求情,千萬不要取消和我們學校的合作。”

    “父親做了決定我也改變不了,我覺得林老師最好自己先給校長打一個電話,免得到時候被動。”牛鴻軒平靜的說道。

    一直都躲在林雅身后的小鍵突然哇的一聲就哭了。

    他本來是個天不不怕地不怕的熊孩子,此刻也知道自己闖了大禍。

    “我們真的可以賠償牛老先生的損失,拜托您再考慮一下。”林雅幾乎用央求的態度說道。

    “你個人是沒有能力賠償我們損失的,就算是你們校長也沒辦法賠償我們,浮雕本來就是為了掩蓋黃花梨木門原有圖案的損壞,是父親的心血,你再也無法雕刻出一模一樣的作品。”

    “以前的浮雕不也是為了遮擋瑕疵,再雕一個把今天這道劃痕同樣遮擋住不就行了。”韓雨冷靜的說道。

    剛才林雅和牛鴻軒說話時,韓雨一直在仔細觀察木門劃痕的情況。

    “說的容易,當年我父親是突靈感,結合木雕技藝,花費整整一個月時間,才將破損的清代黃花梨木門雕刻成現在對樣子。”牛鴻軒情緒激動。

    韓雨嘴唇輕抿,想了想說道,“我不用一個月,兩天時間就夠了。”

    牛鴻軒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林雅和陳博一起驚訝的看著韓雨。
江苏老快3开奖号码查询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samp id="gem6i"></samp>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acronym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menu id="gem6i"></menu>
<samp id="gem6i"><wbr id="gem6i"></wbr></samp>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samp id="gem6i"></samp>
<menu id="gem6i"></menu>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acronym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acronym id="gem6i"></acronym>
<menu id="gem6i"></menu>
<samp id="gem6i"><wbr id="gem6i"></wbr></samp>
<menu id="gem6i"><option id="gem6i"></option></menu>
<rt id="gem6i"></rt>
领先团队彩票是真的吗 河南快赢481开奖视 江西时时闹剧 北京28开奖参考结果 追组六不亏方法 联想手机游戏 重庆老时时预测 36选7开奖结果今天期 安徽时时开奖走势图 121彩票走彩票走势图 长春麻将游戏下载安装 中国彩民一更懂彩民! 2004年双色球开奖数据 赛车pk10牛人计划 牛牛手游平台app下载 新疆体育彩票11选五开奖结果